O编辑总结:白左(或者精神白左)是怎么一回事

Oskarlre    12/23     3919    
2.8/4 


 

本文综合自“白左的白是什么白”一文及知乎的各种讨论,非原创,Oskarlre 仅给与编辑整理。 特此注明。

 

首先从理论上说明一下,起码到目前为止,人类的政治学教科书上还没出现白左这个概念。华语讨论中白左,基本可以定义为退行性左派Regressive left),维基百科上对此的定义是:

 

The regressive left is a political epithet used to negatively characterize a section of leftists who are accused of holding politically regressive views (as opposed to progressive views) by tolerating illiberal principles and ideologies for the sake of multiculturalism and cultural relativism.

 

简单来说就是基于文化多元主义的视角对非自由原则和意识形态采取容忍态度的左派。

 

这里面又要分为真正的白左(白人白左) 和对白左观点奉为圭臬的精神白左。 这两种人是要做一定区分的,因为心态结构不同,但他们的共同点也是很明显的,就是数值暴棚的道德优越感和双重标准的虚伪。如果我们把他们放到历史现实中,那真是水能载舟,亦可赛艇。

 

先说说真正的白左,文章白左的白是什么白写的很好了,这里转发一下并有小修改:

 

1。号称反对社会歧视的白左其实恰恰是西方中心主义和白人种族主义的受益者。

 

真正的白左首先得是白人(这是和非白人精神白左的根本区分),而且自认为“是富于道德感和同情心”的白人。表面上看,白左非常关切普世价值,积极通过各种非政府渠道参与价值输出。然而这种道德感的背后却是满满地自我优越感。 其根本的潜台词就是只有西方世界是文明世界,西方是因为率先发现和倡导人类普世价值才变得文明和富有,而作为文明人的西方世界公民自然有神圣的道德义务去帮助第三世界国家,为他们的人民带来启蒙和普世价值,让他们来到文明社会接受洗礼。而第三世界国家的普遍贫穷和落后则被一概归纳为蒙昧和落后的政治制度。

 

这种自大的上帝视角,全然不顾西方文明是靠着有组织暴力和技术优势才获得今天的地位,靠着掠夺和殖民才建立了财富的基础。即便是今天,西方国家仍然维持着技术垄断和产业链高低,通过不平衡的全球产业链分工拿走了大部分人类创造的财富。而白左的典型说辞就是对这个现实视而不见,把自己给其他民族和文明造成的灾难绝口不提,反而不断用价值信条批判那些意图自力更生,挑战西方霸权地位的国家。(O注释:陈经的大投资里说的很明确:西方对中国乃至非西方的政治经济学理论的基本模式差不多都是 -- 如果不按成功的人的方法做,就会象那些失败的人那样失败。N个成功的国家以及M次危机可以证明。要民主,不民主会失败。要放松政府管制,砍掉所有纠缠在一起的老鼠尾巴,扶持民营经济。要“科技教育福利”地可持续发展,不要“成本环境消耗”地竞次。要靠技术创新,不要搞不可持续的大投资。中国政府说,这些理论很好,我们同意,要民主、要发展民营经济、要科技教育福利、要技术创新。我们还不民主、政府干涉经济太深、教育落后福利差、技术创新很差。全都承认,全都认怂。但从“不民主技术落后”的现状,怎么发展到“民主社会可持续大搞技术创新”的神仙境界?有没办法?西方政治经济学理论对此坚定地回答说:你还是得搞民主社会,搞技术创新。民主社会才有技术创新机制,这是经济理论证明了的。可惜你没有这些东西,技术创新不行。你不可持续,只有先崩溃,然后再看了。仔细一琢磨就知道,这其实是说,现在的状态就是要完蛋,以后的事再说。再多套些话,人家也不遮掩了。你不民主社会动乱要崩溃、大投资不可持续,我们干脆加把劲送你上西天,只是现在不方便。。。换句话说,西方经济学理论,不是用来给中国找出路的,而是用来说明中国经济的极端不合理、预测中国经济的不可持续和崩溃。只因为中国和西方不一样。)

 

那么除非西方能直接提供技术支持,不然后发国家白手起家把人类的工业化道路再走一遍,环境破坏和资源流失在所难免,而没有基础工业谈技术创新无异于痴人说梦。环保问题肯定要成为新兴工业国家的难题。同时西方各国却丝毫没有放松技术垄断,更是对发展中国家各种漫天要价,那么除非你把整个国民经济和工业拱手让人,不然要想舒服地发展,并不现实。而拱手让人的后果就是被西方经济殖民,面临更严重的全球性财富分配不公问题。

 

白左对于这种现实从来避而不谈,从来不会说那些世界贫困地区需要的是技术、高质量的工业化和提供更多就业岗位的产业部门。在他们眼里,援助这些贫困地区就像是上帝的施舍,当地人必须自证虔诚。否则就是落后民族,无可救药。

 

2.白左的优越道德观背后是利己主义和权力利益交换

 

虽然白左普遍声称自己具有极强的道德感,对人类普世价值的倡导已经到了几近脑残的地步。然而他们就真的能毁家纾难,救济世人?诚然,牺牲精神多为左派倡导,也确实有人身体力行。但是到了白左就洗洗睡了吧。白左的道德优越感背后的基础依然是优渥的物质生活和较高的生活水平。换言之,就是衣食无忧之余寻找生命的价值时,发现自己要做一个有道德水平的人。于是开始关心少数族裔,开始关心新闻里编排的那些毒菜国家的恐怖故事,开始帮助想象中楚楚可怜的难民,意图用爱心感化世界的仇恨。然而他们的优渥生活同样是建立在西方的产业高地上的。真要威胁到他们自己的利益了,那些在社交网络上摇旗呐喊的芸芸众生是没一个动真格的。反而是一旦遇到自己不称心的事情,就毁别人家的东西丝毫不心疼,外加上毫不吝啬的用他们最鄙视的污言秽语去强加给别人。

 

而最神奇的是,这些号称心怀天下的人,从来不会认真了解世界地方的历史和传统,对枯燥而严肃的知识更是毫无兴趣,保持偏见比改变偏见更容易,这一点无论在真正白左还是精神白左身上都显而易见。

 

更龌龊的是,这些道德感和价值信条大旗背后往往是肮脏的权力利益交换。希拉里这种野心家都知道拿着白左的信条招摇撞骗。这些人背后隐藏着多少肮脏的交易那可能真是数不胜数。用脑子想想就知道,要改变旧世界的革命者没有一个不是前赴后继,殉身不恤,用自己的牺牲换来后人的幸福。然而白左以为社会革命就是上街的行为艺术,仗着国家暴力机器的克制和社会秩序的宽容肆无忌惮,真要到与恶法恶政做斗争时,没有几个敢往前冲的。这样的人,作为人就不靠谱,你觉得他会给你带来未来吗?他最关心的其实不是社会,不是他人,就是他自己,狡猾一点的,还会关心自己能不能通过这个手段让自己搏出位,快速变现。 很多精神白左也深通此道,往往投其所好,利用出卖同胞利益来取悦已经掌权的白左为自己上位做基础。  

 

这也许也能回答一些华人的问题:“白左为什么那么同情黑人、墨西哥贫民,却不同情同样处在弱势地位历史上乃至待遇更差的华人?”

 

很简单,白左只是同情没有威胁且能带来利益的弱势种族,美国本来就是移民国家,外来人口数量巨大,内部种族来源复杂,白人食利阶层,作为食物链上的高级猎食者,第一要务就是确保其阶层的政治优势不被颠覆,而要做好这个事情,势必要认清谁是他们的朋友,谁是他们可团结的力量,谁是他们需分化和打压的对象。这样,可以持续挟持民主选票,保持政治上立于不败之地。这样族裔分类牌就是当之无愧的最佳选择:

 

黑人族群,已经是美国政治体系里的受益者,是其政治上的伙伴关系;

 

西语移民,势大却力薄,只需最小的成本,能使得这个群体感恩戴德,是需要拉拢的对象;

 

LGBT群体(包含堕胎意见人群之类),其政治诉求是思想层面而非物质层面,也是能够积极争取的对象;

 

而东亚移民是具有危险性的,东亚国家里中日韩没有一个孬种,中国更是及其危险的敌人,给到这个群体机会,会是美国社会里白左阶层强有力的竞争者。(吃劳保福利的偷渡移民不算,因此可以吸纳一批做花瓶)。 这就不难了解为什么他们心存厌恶。我们需要明白,所谓同情,所谓关爱,实质是一个阶层对另一个阶层全方位压辗之后,对弱者提供的一些施舍罢了。说句不中听的,白左之爱和关爱宠物,其实毫无二致罢了。不过精神白左更喜欢当宠物而已。

 

所以看看这些殖民者的后代享受着他白人祖先血腥的原始积累的物质条件,他可以在印第安人的土地上面享受优质的教育,进黑人难以企及的大学受教育。同时不用像亚裔一样需要多考几百分才有相等的机会。 这就很好解释为什么白左这么迫切的支持希拉里,支持普世价值观,支持多元化,因为他要洗白自己啊,和肮脏的刽子手祖先划清界限啊,表示自己已经洗白了。然后就可以仿佛上帝一般,极其傲慢的俯视这些其他人像开化野蛮人一样,告诉他们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误,标准就是他们的普世价值观,然后将黑白制定的话语权牢牢的掌握在他们里。

 

仅此而已。

 

3.如何发现白左(或精神白左)?

 

最快方式是讨论问题,

 

要知道,有白左眼中有两种讨论结构:

 

第一种,浮浅的辩论,也是能好好说话的辩论,白左一般称之为辩论,并用他来代表自己的宽容 打个比方吧,如果有一天,我孩子和我讨论她上班是去华尔街好还是去硅谷好,这对我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辩论,因为我觉得都挺好的。 只是理性的分析优势和劣势。这种辩论既没有触碰到他的真正价值观,又能带来一种内心的满足感(我家多牛X ),能感到自己的多元,包容的精神以及可以像文明人一样讨论问题的满足感以及一种我才是推动世界的人的伟大感。 说白了,这些问题别说价值观,连喜好都算不上。

 

但是涉及到真正的核心问题,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就像假如有一天我孩子不问我去华尔街还是去硅谷,说要学化学(尤其是生化)的时候,我一定会打断他的腿一样。 因为这个问题问到了核心价值观,当一个人遇到了和自己价值观不同的人之后,他的本性才会表达出来。

 

换言之,一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愿意心平气和的讨论问题的人,只是之前的问题都不涉及到他的核心价值观所以就是浮浅讨论装13而已。

 

尤其是考虑到多元本身就是他们价值观之一,换句话说他们既同意LGBT合法化,接受难民以及BLM运动,又在内心里同意可以有人反对这些观点(尤其是考虑到如果这些红脖子反对者不存在的话,就没有人能衬托出他们的伟大了)

 

但是,当讨论一个他们内心并不同意的问题时,他们就会开始反扑了,而这种反扑,在平时的压制下会格外强烈,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变态。大部分白左面对挑战自己价值观的问题时,才会展现出自己变态的一面(此处为变异而不是hentai),常见的反应就是删评论拉黑直接爆粗口,简单地说就是根本就不做任何讨论。 透过屏幕都能看见他们涨红的脸,脖子上青筋暴起,高喊着:阿拉胡阿克巴!

 

不是...拿错剧本了不好意思...

 

我不跟你讨论这种【敏感词】问题,因为这种【敏感词】问题根本就不值得讨论,没想到你居然觉得这种【敏感词】问题有意思,没想到你也是那些【敏感词】的一员!我和你这种【敏感词】没什么好说的!你这个【敏感词】,我要【敏感词】你【敏感词】!

 

毕竟这等于强迫白左开始拿脑子考虑问题。同时能把白左拉下道德高地然后给大家看看他们的底裤是不是写满了伪善这两个字。

 

白左最不能忍的就两件事,一是从道德高地走下来,二是告诉他,当年要不是他爷爷闷声发大财,将他们现在奉若圭臬的普世价值观(又写作西方价值观或白左价值观)践踏在脚下,他们这些白左和我们这些贱民没什么区别

 

第二种辩论就是所谓的粉丝辩论了。基本套路就是你否认我喜欢的东西,就是否认我这个人。你否认我认可的(核心)价值观,我钦定的总统候选人,你就是在否认我的人格,否认我的学识和见解,否认我人生的经验。。。这种愤怒很多人都有,尤其在追星族上。。。

 

4.白左教育 = 洗脑。

 

既然以占据道德感和价值信条的高地为目的,那么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用高大上的方式让人群接受其观点是“普世价值”了。 这点上亨廷顿早就说过:达沃斯论坛是一个每年在瑞士达沃斯开的经济论坛,参加者大约有几十个国家约一千名商人、银行家、政府官员、知识分子和记者。几乎所有这些人都有物理学、社会学、商学或法学的学位,从事文字或数字工作,英语相当娴熟,受雇于政府、公司和学术机构,有着广泛的国际交往,时常在他们自己的国家之外旅行。他们一般具有对个人主义、市场经济和政治“民主”等共同信念,这些也是西方文明中的人所典型拥有的。达沃斯人的特点是实际控制了所有的国际机构,许多世界管理机构,以及大量的世界政治和军事职位,因此它们所推崇的达沃斯文化在某种角度显得极为重要。然而,在世界范围内有多少人共有这种文化?在西方之外,可能不到五千万人,即少于世界人口的1%,也可能少至世界人口01%。

 

亨廷顿在他的书中尖锐的指出所谓的达沃斯文化,恰好也是某些“国际知识分子”所犯的通病:即共同的知识文化只存在于精英层次。它在许多社会中根基很浅。(而这种浅薄恰恰常被某些非西方的达沃斯知识分子用来作为所在文明人口低素质的证明,却看不到自己爆棚的优越感)而且值得怀疑的是,它是否甚至在外交层面上包含被称为共同的道德文化或一套共同价值的东西,以此与共同的知识文化相区别。因此可以说,所谓的达沃斯文化仍然是沙土垒起的城堡,缺乏广泛的传播基础。只能是某些精英用来顾影自怜,彰显“水平”的工具而已。 和小资文化没有本质的区别。

 

但为什么这种非常脆弱的方式却能以白左为核心,精神白左为辅助,将整个西方教育体系乃至其他国家教育体系从上到下逐步渗透,并形成了从录取到考试,不符合我口味的就滚蛋的封闭圈子呢? (有兴趣的可以看看O编辑翻译: 内部视角--常青藤的“平权运动”实际是怎么样的  连接:http://www.weidb.com/p18091&g=1802&tag=latest&page=2 其实很简单,就是装13犯和粉丝团结构。 与传销没大区别罢了。

 

虽然我个人本身是不太认同政治思想教育这个问题的。比起让人强行认同某些主张,不如教他理性的思维工具,如果信念经得起辩驳,有着直白的利益关系表述,那么只要是有智商的人类,都能想明白。 但我们必须承认,现实远远没这么理想了。毕竟认识世界是一个复杂而艰难的思维过程,其中会产生各种谬误和分歧,把握住庞大人口的三观,那就有点极权的味道了。而人能学会宽容吗?也许会。但是有一点,在现实生活中习得宽容和与人为善要比借助庞杂的抽象概念认识世界更容易。后者有其利,亦有其害,最大的害处就是不断制造脱离现实的想象,让民众沉溺其中,从而利用某些特定的信条表述去引导民众。这就是被人们成为洗脑的过程。比较低级的洗脑术就是传销,而高级的洗脑术则是借助政治宣传技术,将包装复杂的意识形态符号化灌输给民众。

 

那么现在看看,白左的一系列信条是一种洗脑吗?某种程度上是肯定的。一般来说,白左教育有两个特点:

 

一种是政治倾向,简单地说就是,因为XXX所以我觉得左派更好。 比如人人平等能最大化生产力,提升整个社会的生活水平所以我支持人人平等。换言之是我支持XX是因为XX是社会的发展方向。

 

一种是生活方式,也就是根本不思考,为什么同性恋应该能结婚,因为他们就能啊!为什么人人平等!因为他们就该啊!为什么要接受难民,给非法移民身份,因为他们惨啊!

 

仔细看一下不难发现,这种生活方式是不需要大脑的,只要能复述一遍媒体的内容够了。 所以说白左是一种生活方式,是一种习惯,是喊口号而不是办实事。是复述媒体而不是自己思考为什么。换言之,只需要想方设法找到一个完美的道德制高点,然后不断往低处摆高姿态就可以了,所以他们可以喷中国没有全面普选,可以喷俄罗斯人会莫名其妙的消失,可以喷贪腐。同时完全忽视掉美国选举漏洞,无视Killary Klinton。因为无论如何都会被他们绕回人权,绕回皿煮。 所以当我们反问他,为什么右派就不行的时候,他们就出离愤怒了。你这个题不在考纲里面啊!

 

当一个人已经到了完全无视现实,除了自己的信条听不进任何意见时,离毁灭还有多远呢?这种效果和传销又有什么两样呢?不过某种程度上这样的洗脑又不是洗脑,白左的信条背后都是有一系列哲学基础支持的,只是说这些哲学思辨就像针尖上能站几个天使这样的问题一样,是没有意义,无关现实只为乐凸现自己高大上的思维游戏。正所谓,不问苍生问鬼神。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对穆斯林的态度上,大多数中国人反极端穆斯林是基于国家利益和社会共同利益的考量,所以对欧美白左容忍极端穆斯林的态度非常费解。其实这些白左不是拒绝接受现实,而是根本就是不看现实,因此对于奉行实用主义的人来说,无论真正白左还是精神白左就是一群神经病。

 

明白了这点就不难理解无论是真正白左还是精神白左都特别关注移民、黑人、LBGT、堕胎、环保之类的话题,而对现实的锈带工人失业后如何恢复经济问题毫无兴趣?

 

有人问:他们往往“学历高”难道不明白世界在发生什么改变么?

 

答案是,还真不一定,这就涉及了美式教育缺陷与白左文化的承接:

 

美式教育,都是把民主、自由,这些关键词加入到教育里面去。把美国世界第一的情况、他们作为未来接班全球领导人的身份,都潜移默化。同时,美国白左阶层,会花费大量的时间按照固定模式进行领导力培养、演讲、运动等兴趣爱好培养发展,最后造成美式精英人才,这些人往往早早认定自己是全球未来的领导者,高傲自大,思维灵活而不深刻,见识丰富而不具备洞察力。可问题在于 -- 培养思维习惯、踏实对待外界事物的好习惯,并不是高等教育时期培养出来的。

 

再说,不少白左(无论真正的还是精神的)喜欢全球旅行,并称为是具备全球化视野。 但他们却是作为消费者,带着出游的心态到处拍照交友玩耍,与其说是增长认知不如说是增长猎奇见识与餐会时谈资罢了。

 

见识是什么? 见识是死的东西,是条文与规矩,是所见即所得的一条信息。比如你去了法国,发现那边的中东移民很多,你发到网上,说法国的公司中东人太多了,法国现在很多公司这样!于是,这个信息,就会传导到没去过的人那里,你们获得的信息,就一致了。

 

如果你能就这个东西,理解对法国的理解,认识到中东人不断增多的原因、背景,推断出这个政策形成的前因后果,问题所在,那就是认知。假设一个人是靠自己把本地生意做到国外,并依据此到全球采购产品,接触不同的人,理解而不是了解不同的文化,就会对世界有独特的认知,而不是见识。

 

而对全球化的认知,是建立在有认知能力基础之上的,而不是去了全球各地,就有认知能力。这点恰恰是“国际型”白左所缺乏的。白左大多是带着居高临下的心态,到全球旅游,由于自己储备不够,不过是增补华而不实的履历罢了。但这种风气早就盛行于这个阶层。

 

所以,看起来高大上的白左,其实内心浮躁、修养浅薄。

 

又由于这种浅薄,使得这个阶层,往往着眼于浮华的去做该阶层盛行的各种表演,而非真正懂得什么。热爱运动、衣着光鲜、信口开河、魅力十足、全球旅行、非洲义工、常青藤、高级知识分子家庭,这些东西,他们奋力追求。那些什么围绕黑人、西裔等构建起来的话语,实际上,由于讲的太多太久,已经成为了融入他们文化圈子的一个敲门砖。你如果不认同,就是不认同他们的世界观。他们就会给你戴上“无知”“思想闭塞”等帽子,然后优雅的把你拒之门外。 不愿和你多说一个字。 这些表演是他们代代相承的东西:演讲与表现欲、领导能力的培养、对黑兄弟的同情与帮助,对非洲热情的资助……

 

但至于世界发生了什么,美国有什么变化,中国正在发生什么,他们不屑于去理解,而其他制度比较美国是否有优越之处?这样的问题,他们一概觉得荒谬之极。直至被现实打脸之后,他们又无承受的准备。

 

事实上他们在本质上还是很守旧的,能带着发展的眼光看世界的是少数的。他们很多人内心深处仍然觉得中国人还留着辫子或者活在文革,觉得中国人活在改革开放的都已经是少数了,只有极少数明白,中国也在二十一世纪,而且是美国很有力的竞争者。 觉得中国还停留在文革的那批人往往会带着扶贫的想法,心怀着传教士的精神,脑海中都是什么山巅之城啊,或者是什么美国特别论啊,打算让民主之光普照共产中国的想法去中国。结果本来是打算带着解放第三世界贱民的,往往来了之后发现自己反而是落后而低效的一方。 这种落差让人如何接受?

 

这类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嘴上全是多元普世,但是内心极端傲慢,瞧不起非白人种族乃至白人内部的不同价值观。他们口口声声多元化,却完全容不下不同政见者哪怕最基本的辩论。你如果不同意他的价值观独裁你的大脑,那你甚至就不是一个值得尊重的人,各种帽子直接飞来——种族主义者,纳粹,仇外。。。而他们对不同政见者的扣帽子方法恰恰类似他们所痛恨的纳粹。。。这次他们对川普及其支持者的态度就恰好做了最好的注释。

 

说到底,他们自认为自己所持有的特定白人左翼价值观才是人类的价值观,其他的价值观是根据持有者或者是红脖子价值观(嘲笑)或者是劣等民族的价值观(鄙视)。平时那种理性宽容的面具往往是装出来的,实际绝大多数白左为人偏执自负心胸狭窄。他和那些极右翼白人种族主义在性格为人上并没有不同,只不过他们恰好信奉了两套对立的理念而已。

 

一个白痴就因为自以为站到了上帝的脚下,就以为自己狭隘的视野中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理。也许是对他们最好的注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