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编辑总结:为什么我们要旗帜鲜明地反对政治正确

Oskarlre    12/22     3805    
4.0/1 


 

本文编辑自知乎问题:如何看待反对西方政治正确成为了知乎上的政治正确?  (连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7518700/answer/136529203 )上众网友的答案。 这里不一一感谢。

 

简单来说一句话:政治正确从本质上就是错误的。

 

如果一件事情本来就是正确的,人们直接就会说它正确。在正确前面加了一个修饰语「政治」,那就说明这件事的正确性是有限度的,当这种限度超过了人们的容忍,即便嘴上承认它的正确性,心里还是会攒着不满。这种不满得不到释放,策略性的「政治正确」又没有达成更好的局面,共识就要面临崩塌。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政治正确错的并不是指其所携带的观念,而是政治正确这一行为的本身。

比方说,宗教信仰自由本身不是政治正确,但支持宗教信仰自由,并对任何对此抱有不同意见的人进行打压,这叫政治正确。

 

从根本来说,政治正确本身就是矛盾的。

 

例如:“绿教认为不信教的人都是咖啡乐,以后要下火狱的,认为女性连骆驼都不如,地位跟凳子椅子相同。”那么请问真正的女权主义者怎么尊重绿教的价值观?怎么跟绿教和谐相处?(诡异的是,2016年美国大选,这俩选的还是同一个党。。。)

 

真正的多元化的本质是什么?

 

就是如果你信仰绿教,你可以歧视所有吃猪肉的人,歧视妇女。但我们也可以啃着猪蹄子信仰男女平等并表达对绿教教义的不认同。 双方可以各干各的,宣传自己的理念,但一切都控制在法律的大框架下,别想着通过强权暴力改变对方,如果有人越界例如冲击清真寺或跑同性恋酒吧开枪,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这才是多元化社会的真正本质。

 

多元化社会永远于和谐无关,一定充满着争议和纠纷,这是多元化社会必然付出的代价。

 

换句话说,当你要求对方尊重你的价值观的时候,你自己也要问你尊重了对方的跟你价值观截然相反的价值观了吗?

 

所以说多元化一定是不和谐的,这是多元化社会的必然代价。我们不能既想要多元化,同时又想要一团和气,这从根本上就是不可能的。

 

况且,现在的问题在于,很多问题上不许认真探讨事件的,并不是相关者,而是往往是一大堆事不关己的人和媒体。而这些人往往利用政治正确抢花献佛,慷他人之慨。

 

例如, 比尔盖茨把自己的钱大笔大笔捐给非洲,买粮,打井,治病。安吉丽娜朱莉把第三世界的贫苦小孩子领回家,养育成人。 大家赞许之声一片一片的。 但举着牌子跑到街上去逼着政府把难民领进来之后自己却关紧大门不让人家去你家住。给难民的补助是其他纳税人的,被难民强奸的是无辜的小女孩,然后心地善良懂得人权的好人你当了?那些出门坐劳斯莱斯,晚上住希尔顿的有钱人就更别说了,他想见难民时过去握个手当个好人,不想见难民时难民也强奸不到他,这个好人不当白不当,他的生活又不会被打扰。给他征个1%的难民救助税试试?

 

现在那伙人拿着政治正确做大旗强迫政府收难民,并对有不同意见者大肆扣“排外,穆斯林恐惧”的? 大家都能看到。

 

这样搞得结果就是社会正常的斗争和平衡被打断了,所有人都在“政治正确”下消声,塞民之口,甚于防川,逼得所有人道路以目。

 

以斗争求团结则团结存,以退让求团结则团结亡。西方真的该再学习一个。

 

再者, 政治正确背后往往是双重标准(这里不说双重标准本身就是歧视)。

 

比如说:

反对穆斯林极端教义派和恐怖分子就是破坏宗教自由,民族团结等等——其实宗教信仰本无可指摘,但是如果有些人不吃某种东西,就强迫别人也不能吃,还不准别人说,一说就扣破坏民族团结的帽子,你说是谁不友善?

 

抵制无原则,无稳妥背景调查难民/非法移民入境就是缺乏爱心,低素质,排外——要是有人愿意领一个难民回家包吃住,没问题,随便说,可是自己明明不愿意,却说政府不仁慈不出钱养难民,出了暴力事件是政府警力不济,这双标还能再溜么?真支持难民/非移的,你们一人领一个难民回家,管吃管住,帮找工作。当然,只去你家待一晚上作秀当然不行,要住就住五年,不许反悔,对难民不好对方就可以起诉你discrimination,你敢不敢签字? 所以说你爱帮帮,不帮别帮,管我屁事。用你自己赚的钱帮,别用我交的的税。领回你自己家看好,别管生不管养,让他们出来祸害我。

 

反对学校工作AA(强制优待)反对乱插学区就是对黑墨的种族歧视——肤色当然不是问题,可是有些人能不能不要无视SCA5AB1276这些法案? 到底谁在被歧视和打压哈? 一方面高喊黑墨遇到了种族歧视,一方面说亚裔入学分数要高25%天经地义。 您在忽悠谁?

 

中华田园女权——伪女权的表现形式,想必大家都同意女性应该无条件的享有男性享有的一切权利,但这不等于说只要不对女生百依百顺就是直男癌吧?

 

诸如此类还有好多,不再列举了。

 

 

最后,我一直很奇怪

 

为什么政治正确要打着尊重少数人的旗号而冒犯大多数人? 为什么要为了少数人所为的权益要求,而必须按照他们要求的方式来运作,而置大多数人的利益而不顾?

 

没错,每个人都会在特定的场合成为特定的少数人,所以尊重少数人的权利也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着想。可问题在于,每个人同样也会在更多的场合成为多数人啊,尊重多数人的利益难道就不是在为自己的利益着想吗?

 

少数人就天然高人一等啊? 多数人就天然低贱下流啊?

 

这种行为无非就是我弱,所以我有理,我是少数,所以你必须尊重我的价值观,但我却绝对不会尊重你的价值观。妥协在那里?

 

任何事情一旦变成了政治正确,也就彻底和理智理性无关了,而变成了一种类似极端主义宗教信仰的玩意。

 

但支持政治正确的人除了少数无原则的变色龙外有没有想过? 今天你如果失去了对你所厌恶的价值观公开嘲笑和歧视的自由,明天你还会不会有对你厌恶的价值观私下里嘲笑和歧视的自由? 后天你就连思想里嘲笑和歧视的自由都会被剥夺!

 

这就是政治正确的必然走向,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原洛杉矶快艇队老板就因为私下来和女友的私人电话中,被黑人女友千方百计的套出了那么一点点对黑人的不满,就立马遭到全美国所谓的正义之士的嘲笑,歧视,攻击和辱骂,最后被迫出售了自己的球队。

 

看到没,你在私人电话里和女友哪怕说一丁点带有对他们不满的话都不行。

 

但他们在媒体电视中对你进行铺天盖地的疯狂辱骂,嘲笑,歧视,和实实在在的财产剥夺反而是正义的

 

发现了DNA双螺旋结构,且获得诺贝尔奖的DNA之父,就因为如实说出了,在科研中发现黑人的智商的一点事实,就立刻被正义之士逼得辞职,失去经济来源,沦落到要变卖诺贝尔奖的地步。。。

 

英国皇家学会著名科学家,生理学或医学诺贝尔奖得主蒂姆·亨特博士仅仅因在演讲中说了几句话,就被那些女权斗士疯狂的辱骂,逼着辞职。

 

那么这位诺奖得主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罪该万死的话呢?

 

我来告诉你和女孩混在一起会发生的麻烦:当你们同处一间实验室时,往往会发生三件事:你爱上了她们;或者她们爱上了你;如果你批评她们,她们会哭。

 

看到没,这就是你们无比尊重的所谓的少数人一旦掌握了话语权的暴行。

 

少数人掌握权力后,他们可一点都不会尊重他人的价值观,他们对凡是不认同他们价值观的人,他们的手段可不会仅仅只是嘲笑和歧视那么温柔,他们会真正意义上的希望消灭你,思想上或经济上或肉体上。

 

因为这些少数人基本都属于理想主义者,而理想主义者离极端原教旨主义者仅一步之遥。

 

他们的共同点在于,他们都真诚的,毫不怀疑的相信自己的理想/信仰是宇宙间的唯一真理,他们愿意为了自己的理想/信仰的实现毫不犹豫的牺牲他人或自己的生命。

 

这些人一旦掌权,只会比纳粹还狠毒,他们之所以还没有把你送进毒气室并不是因为他们有仁慈之心,仅仅只是因为他们现在还没有完全掌控国家机器。

 

如果他们完全掌控了国家机器后会怎么样?

 

请参考某极端伊斯兰国家,把信基督教的儿童集体放到搅拌机中活活处死的真实事件。

 

也请参考某一年开始,在一个曾经凌驾世界的大国里,有一场以贴标签为乐的运动。

 

这个运动的初衷是保护弱势群体,让“人人平等”,但发展下去,渐渐的成为了反向歧视,只要你是弱势群体,不管你是懒还是坏,都是有理的那一方,而那些原本占据优势地位的群体,变的连话都不敢说,他们随时可能被贴上奇怪的标签就地“打倒”。

 

在社会职位上,也形成了一种按照身份来分比例的吊诡方略,作为弱势群体必须按照比例进大学,如果你的成分不好,就算你学习高过别人你也不能进好学校,在社会资源分配上,”成分好“的人会默认得到更好的机会,更多的荣誉。而你很可能因为说了一句”弱势群体“的坏话,或者抨击当前体制存在的问题,被人大骂做是****,贴上现行反……的标签。

 

所以说本质上,政治正确和极端信仰毫无二致。作为一个中国人不反政治正确,要不然是没长脑子,要不然是没有记性。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