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编辑总结:为什么这次要选川普?(一)从川普的第一天说起

Oskarlre    11/12     1401    
2.5/2 

原本想继续写技术分析的,不过昨晚搬家搬的亢奋过头外加上和RCS一群朋友聊的high了,楞从一点聊到了凌晨五点。 整理一下聊天记录也就成了这个文章的底子。 这个严格意义上并不算分析,而是基于个人体验的一些思路与看法。 不代表其他人意见。

 

1. 川普的第一天 “Trump’s 1st day” 运动。

自从川普当选后,不少人通过FB,twitter开始报告受到了公开歧视,而且针对性很强的(例如带着MAGA帽子,白人男性等)几乎可以是教科书版本歧视的例子。 然后一些支持希拉里的朋友转发,然后说是支持川普的后果,并希望“这些事情不要发生在我的朋友与家人身上”。 意思很明显,如果发生了你自作自受。

首先我并不想花太多时间去质疑这些事情的真实性。虽然这些报告的传统深蓝区(包括德州大城市)突然蹦出了一堆川普不靠谱支持者(从概率上看很低)让人很奇怪。 但是我一开始就说过,我们以后的斗争对象不仅有极左,也有极右。 (不信的话可以看看我11.9的文章: 知乎专栏) 而这一切我个人认为应该背锅的不是川普,而恰恰是左翼媒体。正因为他们把川普涂抹成了极端思潮的代言人,才会给一些渣滓一种靠,我的人赢了,那我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心态。 这些人也恰如

正如Dr. How 说的

“这就是一群闲着没事的键盘侠伪装成「底层民众」借机发泄,庆祝自己获得了恶毒的许可证。政治正确只能阻止人说话,并不能改变人的想法。我以前相信,解决歧视实现平权,终究要靠教育和讨论。但是教育并不能触及所有人,社会讨论似乎从没有实现过。于是被压制的一方始终在积累冤气。

现在我相信,试图改变一群人是不可能的。歧视的土壤永远是肥沃的,「消除歧视」是不切实际的理想。「平权运动」的目的绝不是让所有人满意,绝不是世界大同。这一场赤裸裸的政治斗争,是话语权的争夺,不应该有丝毫的同情和轻敌。给对方说话的机会,就是让对方剥夺你说话的机会。

我从不认为,推行平权需要考虑反弹,需要照顾反对者的感受。把人当人,这本不需要任何人的批准。政治条件成熟了,推行自己的理念,这是非常正确的策略。反弹是一定会有的,这不是我们应该考虑避免的,却是我们一定要准备承担的。”

我也希望希拉里支持者想一下,直到有媒体(包括FOX News)真心坐下来分析过川普所持有的观点和支持他的群众心态(包括我)么? 至少我个人没看见过。

至于CNN之流是根本不会想为什么我一个选举历史是(戈尔-克里-奥巴马X2),持有极端 pro-choice观点,支持同婚的social liberal 这次会投川普,因为他们仅仅会看到我的另一面: 老兵(baby killer), NRA 教官(太TMD邪恶了),华人(肯定被集权共产党洗脑了)。

而希拉里支持者们我也希望你们想一下,在深蓝区爆发的这种反有色人种的行为的人真的很多是川普的支持者么? 当然,我理解你们会觉得这种一种侮辱,不过以现在某些人动辄烧汽车,砸商店,挑白人打的行为来看,我持有充分的疑惑。

既然你们不说,我自己也要说一下。

首先,请你们记住,作为一个亚裔,一名华裔,我反对一切种族歧视。 不仅包括来自极右白人的,也来自一些PC导致不能说的族裔的。

我认为现在有一个很不好的现象就是强调团结但是不分对象。 典型观点包括:“如果这个社会的各个族裔互相歧视,互相排挤,互相争斗,占人口1.2%不到400万的华裔你能赢吗?如果不是朝整个社会的公平正义发展, 如果不是人人平等机会共享对任何少数族裔(一般特指黑墨穆)的歧视和相互歧视,如果不是共同发展共同提高,华人可能有更好的前途吗?”

我对此的回答是这段话非常正确,我也非常赞同,但是里面却高大上的模糊了几个关键问题: 什么是歧视,什么是争斗,什么是公平正义和人人平等机会共享,以及什么是共同发展和提高。 如果不能区分这些问题,那么一些虚伪的左派完全可以举着政治正确的大旗来做实际上是歧视的事情。

什么是歧视?

歧视,是针对特定族群的成员,仅仅由于其身份或归类,而非个人品质,给予不同的对待。歧视总是以某族群的利益为代价,提高另某族群的利益。 “污名”是一种态度或信念,“歧视”则是基于这种态度或信念所产生的行为。当个人或组织基于污名而不正当夺取他人的权利和生存机会时,就是歧视。歧视可能 会导致排挤或边缘化,夺取权利,如获得公平的居住条件、工作机会、教育及充分参与公民生活。

那么我们来用上面定义看看华人是否对其他族裔,尤其是非裔有歧视。根据定义来看,歧视的关键在于“当个人或组织基于污名而不正当夺取他人的权利和生存机会”。 华人乃至亚裔都是八竿子打不到的,试问,在众多讨论中,有任何人说过应该彻底消灭非裔,或者所有非裔都应该进监狱没?或者华人在美国的经济地位是因为其血 统优越性导致的,天生应该统治其他族裔? 我原来就说过,我们一不鼓吹华人至上,二不去消灭哪个种族,仅仅要求华人和美国其他种族一样待遇,顺便要有自保能力外加不分种族法律前应被一视同仁也被扣上歧视,种族言论倒是奇葩。

要知道,华人从整体上对非裔很明显是持一种害怕而不是优越的态度的,事实上很多黑人自己都说在夜里遇到一个黑人会紧张 (这算不算歧视?)因为不确定对方是不是犯罪分子。而华人乃至广义亚裔底层基本上是非裔底层的暴力受害者。这个比例有多高,根据三藩之门网站统计 (SFGATE)仅三藩一地就达到惊人的85% (资料来源:Dirty secret of black-on-Asian violence is out) 这种直接暴力直接导致了很多初来美国华人对非裔的敬而远之的态度,在居住上尤其明显,稍微有条件的华人都愿意住白人区,是歧视么?只是逃避犯罪与暴力而 已。 而很多华人由于环境所迫,必须在非裔聚居区内做生意(自有资本无法和优势白人竞争),却不住在这个区域里,更给非裔一种,你赚我们的钱却不把自己当社区一 部分的感觉。 加上亚裔普遍意义上遵纪守法(偷税漏税我这里无视了),听从警察指令,因此被警察误杀数量远少于非裔。这进一步加深了非裔认为亚裔有“白人优越 “(White privilege)的看法。 这使得两边实际上处于一种互相不理解的情况中。 在Peter Liang案大抗议中,很多非裔,尤其是BLM的在问,你们现在抗议了,为什么我们抗议的时候你们不上街和我们一起? 而华人的回答则是,当我们想去的时候,我们自问一下我们是为了什么要上街,是一个真如总统所述的”像天使般的无辜少年”还是昨天试图抢我邻居印度人店的壮 汉? 在华人外卖郎在非裔聚居区被肆意羞辱挑衅殴打而周围无人制止成为常态的情况下,亚裔对BLM的不热心真的是歧视么? 这里还不说BLM所抗议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有极长的犯罪记录。由于这种不分黑白的抗议,才导致了当真有问题的案件(O个人认为长岛的案子相当有问题)时候, 警察反而能脱罪。基于这个就是说华人“支持警察”“反对对黑人的公平对待”然后说华人不博爱不公义我也是醉了。

既然说到了歧视,这里也在多说一句我很反对的左派隐形歧视: 预设非裔和拉丁裔都是罪犯和非移。

当我们在讨论BLM和非移问题的时候,不少左派会拿歧视非裔或者拉美裔的帽子来扣,问题是,当他们的帽子拿出来的时候,他们从未想过,这样做把遵纪 守法的非裔和拉美裔放在了哪里?如果为了团结黑人就无视thug, 为了团结拉美裔就无视非法移民,这逻辑下左派难道自动定义了他们就仅是这些么? 小O自己在美军服役多年,很多非常尊重的士官/军官是非裔和拉美裔,这种把他们和thug 非移并列我个人认为是对他们的侮辱和极为不公。

就像下面这张图一样:
对我和很多华人来说,联合其他有色人种完全是没问题的,问题是联合上面那个?是左边的还是右边的?不分清这个我们就会被利用, 利益就会被损害。现在有人在浑水摸鱼 说上面俩都要联合 因为他们肤色一致。对严管右边的意见统统说是歧视,然后对左边的受到的伤害不闻不问这不搞笑么? 这不是吃人血馒头还能是啥?把上面两人刻意混淆不是对左边的侮辱又能是什么? 这两人除了肤色 有任何相同点么?

无论左右,要求严格处罚非法移民,将极端分子和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不应该是一个正常社区从上到下共同追求的事情么? 难道有人会觉得放任犯罪(不管哪个族裔)在差社区,而自己躲在好社区说要博爱就是不歧视他人或尊重他人?亦或是认为应该严惩犯罪分子和非法移民(法律上都 是违法)是对非裔和拉美裔歧视? 如果说这个是歧视 那么持这个观点的人是不是自动把非裔或拉美裔都塞进了犯罪分子和非移的筐里?那这观点又是不是歧视呢?

最后我反正是没看懂我们到底歧视了哪里或者歧视了谁。倒是左派的观点有严重歧视的嫌疑。。。

事实上,“团结有色人种”这句话是百分百正确的,至少到现在我个人还没见过华人里有反对意见,但是打着团结旗号去对thug的暴行开脱 对非移的非法情况无视 有人可以管这个叫团结 我个人会管这个叫放纵。

孔子曰: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以直报怨, 以德报德

对我个人来说,上图中左边的那位black lives 比右边的更 matter。 进一步说,非裔的命是命大家没意见,但是如果非裔犯罪分子,或极端穆斯林没把其他人的命当命。而他们所在的社区不予努力制止,乃至默许,而对真正遵纪守 法,努力上进的成员的牺牲保持缄默。那么在警察过激反应的时候就不应该抗议。因为当你不把其他人lives当matter时,这是必然的结果。

无论肤色人种,宗教信仰,只要愿意勤勉生活,小到为家人,大到为社会做贡献,这种人就值得我们尊重团结,而肤色不是我优先考虑的理由。

作为一个社会中的小型族裔(即使我们是亚裔第一大群体)我们是夹缝中的群体,是被歧视更可怕的对待 — 无视的群体。

我们面对的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共和党中的白人至上派,也同样包括近些年通过民主党极左翼崛起的新隔离即平等的特权派,还 有形形色色的利益派(可能是全球化中的得益人士,无论左右的“融入派”,各党派内的投机分子等等) 这些人有资本支持,有主流媒体,动不动可以给你扣个“种族主义的帽子”。 或者干脆通过高大上的政治正确压迫的你无法出声。

但是我们也知道我们并不孤独。 因为无论哪个族裔中勤奋努力的中产在一次次事件中都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利益所在。 同样他们可以看到谁更能代表他们的利益。 试图颠覆社会基本安定和价值体系的尝试必然被大多数人所厌恶。 我们做的只是通过力所能及的渠道发出自己的声音,阐述我们的价值观和对这个社会的观感和体会罢了。如果这也是“争斗”是“不团结”那是不是只歌颂某些人的理念才是“民主”? 我们是民,你是主?

我们从未忘记过白人至上者球棒下陈果仁的冤魂。 也请你记住一名叫Chun Man Tse的68岁老人在2016年8月2日 Queens被非裔殴打致死,波士顿爆炸案中“民主战士”的穆斯林后代炸死的,有我们留学生吕令 子,2013年10月6日下午5时30分,华人小女孩廖怡君与奶奶在法拉盛的人行道上不幸被Ahmad Abu-Zayedeha 撞到身亡。在律师有明确视频证据事发当时廖怡君与奶奶手牵手遵守交通灯穿过马路,而且该休旅车先撞到奶奶,其前轮再辗过了廖怡君的身体且警察证明当事人是 酒驾(虽然酒精量没达到法定醉驾标准)下,法官竟然无视视频,选择相信被告的言论(无证据)并只听了47秒的被告陈述后就宣判被告无罪。 而DMV随后决定当日警察开给被告两张罚单(分别为驾驶不当和未能礼让行人)由于法官做出无罪裁决(not guilty)予以撤销。。。

当Jimmy Kimmel Show 中 Kill Chinese 的言论被很多华人解释是”孩子的玩笑”的时候,我们看到:我们的外卖郎在被殴打,凌辱,我们的小孩在被AA压得喘不出气,需要比其他孩子多考近400分才有相等的机会(满分2400)我们族裔的警察被1/3000的概率起诉。

难道,我们对白人至上的长期不懈斗争仅仅是让另外一些族裔对我们肆意凌辱而忍气吞声的理由?为了”团结”我们就可以选择性无视这些伤害? Black Lives Matters 没错,Asian Lives Don’t Matter? 如果我们连这些问题都不敢说,不能说,那么我们凭什么说我们现在的忍气吞声是为了争取一个虚无缥缈的“长远利益”?

为什么民权运动的先贤让我们敬仰并为美国全社会而崇敬? 因为他们斗争的内容是不分肤色的,是一个平等,自由,公正的价值观。 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的核心是”有朝一日我的四个孩子因为他们的性格而不是肤色被社会所判断”。 那么由这个标准来看,现在的民主党和共和党谁更接近这个目标? 他们又在通过哪些手段来达到?

如果不通过去投一个相对温和的右翼候选人来让左翼这些肆无忌惮拿着华裔利益当喂饱黑墨大爷的资本。 继续做铁票,我们的下场是什么?加州在这次选举后被某些族裔和群体(他们应该没投川普)袭击的华人和商铺可以告诉你,他们嘴里喊的是“谁叫你TMD选川普?” 这仅仅是因为一些华人在31个州公开表达了和他们意见不一致的声音。

excuse me? 这理论上是一个自由国家,我们应该能选我们自己的选择的候选人,不是么?

最后也再借用Dr. How的回答做个总结陈词:

“既然现在「政治正确」经历了一定的衰落,那么我们肯定会经历一段仇恨言论大行其道的时期。其实这并不是新鲜事:社交网络多年来放大人们的情绪,仇恨言论我们都见过很多了。一直都有人在找各种借口,来正当化自己的种族歧视、性别歧视。也许现在借口就省了。

但是,还有另一群人:

  • 我们不发表仇恨言论,并不是因为说了会被别人反对,而是我们真的信仰。
  • 我们会继续反对歧视言论,并不是因为什么政治正确,而因为这就是正确。
  • 我们会受到强烈的反对和辱骂,但不会哭着闹着要求所谓的「言论自由」。
  • 我们不会试图改变任何人,不进行无意义的对话沟通,只揭露歧视的荒谬。
  • 我们欢迎有建设性的沟通和批评,但不会在恶毒的人身上浪费一分钟时间。

反思应该有,比如政治正确是否过度。但反思绝不意味着照顾反对者的感受。

「君子慎独」。

对他人的尊重,不是逼出来的。对他人的恶毒,也不是逼出来的。

「政治正确」并不是恶毒的借口,而是本已恶毒的人永远甩不掉的枷锁。”

最后说一句,这是一些白左,甚至平日里自诩华人朋友,满口平等自由博爱的“高级知识分子” 在知道我们对川普部分理念进行赞成后给我们的回复:



我个人对此的回复是,猜猜看,如果你们继续这样,我们下次会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