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编辑总结:在争取华人利益中我们应该争取谁?对抗谁?(中)

Oskarlre    08/08     4768    
4.4/5 

什么是争斗,我们为何争斗,及我们如何争斗?


在过去的讨论中,不少人都在和稀泥,一旦开始触及关键问题的时候,就说“哎呀,不要争斗,要团结。” 而这个团结的对象往往是广义的 “有色人种,穆斯林”,或者是”华人要停止内斗,不团结没有出路“等非常高大上的话。


我个人对团结是极为支持的,但是对因为要”团结”这个结果就不要”争斗”的言论是嗤之以鼻的。


俗话说的好,敢战方可言和。 如果单纯为了达到团结这个结果就不要争斗,你干嘛不现在就洗干净了跪下唱征服,把自己的财产老婆娃都献出去“共产”一下? 一个连自己利益都不敢去争取的个人或群体,在美国这个社会里能有什么结果我们都看得到。


诚然,如果要在美国改变华人受歧视,受压迫的现状,我们必然内要整合资源,团结华人乃至泛亚裔,外则要团结一切与我们价值观相一致的朋友,不管其肤 色如何。 此外,对于我们华人特有的利益诉求,我们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 这就要求我们要明白我们利益点在哪里,我们的价值观在哪里?以及如何去争斗或者斗争。


我们要清楚的明白,作为华人,我们的政治诉求和驴象两党都是有一定矛盾的。要知道,相对多数老中都是在中产阶级到富裕底层的阶级,从共和党的减税(因为收入太低)或者民主党的福利(因为收入太高)都得不到太多好处。 而华人自己的政治诉求包括:


1.通过自身努力收入提高,交税趋于合理水平

2.社会地位提高,种族少被歧视

3.工作机会多,少被歧视,减少甚至打破glass ceiling

4.享受与社会贡献相匹配的福利

5.小孩读书少被歧视。

6.不喜欢看到有些种族拿超过他们贡献的政府福利


除此以外还有增加H1b,EB1,2,3份额,亚裔法官, 绿卡名额,留学生福利等等。这些都是华人乃至亚裔独有的关心的问题。


从上面的总结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现在的情况是我们不可能从任何一个党捞到所有的东西。 所以只能联合起来,分次分批从两个政党分别捞。不能因为一次捞不到全部就放弃努力继续乱投票互相抵消。因此我认为华人也应是同样的思路进行block vote (80-20的执行有问题,但是block vote的理念是没错的)。整体经济基础相对好的亚裔在经济利益上很多时候是和共和党一致的。但我们也要看到,共和党在过去几届中对亚裔并没有任何团结的 意思,而茶党中更是包容了盲目排外的一群人(这也给了民主党支持者口实,你看你看,你是想被民主党当二等公民,还是被共和党赶出美国?)因此O作为个人在 过去几次总统选举中都支持了民主党候选者(克里那次是私人原因,后面奥巴马我个人是想看其change的效果的,毕竟民主党的奥巴马在对亚裔政策上面至少 还做了点样子吧,多任命了几个亚裔法官,对排华法案道歉等等。)


但从奥巴马第二个任期开始,我个人明显发现民主党开始向极左派倾斜,并以亚裔乃至社会的根本利益盘开始进行侵犯。 一方面是对社会最基本的安全理念开始混淆(例如不分案情的向某些族裔提供政治偏袒,通过政府项目进行定向移民输入,及大赦毒贩等),从根本来看一个混乱而 动荡的社会是非常不利于华人安全(谁叫华人拥枪率低)和财富积累的。我相信我们没人希望居住在一个类似今天天天恐袭的法国的。 一方面是刻意通过一系列的法案如SCA5和AB1267开始进行新一轮的“隔离即平等”。而华人则是直接利益受害者。 从我个人观点来看, 这简直是历史的倒退,美国民权运动的先贤们通过85年的前仆后继,步步是血的打破了种族隔离的枷锁,而其后人却打着他们的旗号在通过立法建立新的种族隔离 从而牟取利益。 他们泉下有知会不会气的从坟墓里爬出来?


而共和党在上次中期选举后意识到了亚裔尤其是华裔基本盘的变化,虽然动作小,但是也开始了向亚裔的橄榄枝。美国亚裔共和党委员会(http://www.asian.gop/) 的建立是共和党意识到仅靠固有的old white 是赢不了未来的。 而对于两党候选人在以上两个议题的观点对比,及此届总统的历史影响可能性后,我个人基于以上两个方面的立场,呼吁大家此次总统大选 block vote 共和党。


IMG_7681


诚然,我们的对手无比强大,我们面对的不仅是传统意义上的共和党中的白人至上派,也同样包括近些年通过民主党极左翼崛起的新隔离即平等的特权派,还 有形形色色的利益派(可能是全球化中的得益人士,无论左右的“融入派”,各党派内的投机分子等等) 这些人有资本支持,有主流媒体,动不动可以给你扣个“种族主义的帽子”。 或者干脆通过高大上的政治正确压迫的你无法出声。 但是我们并不孤独。 因为无论哪个族裔中勤奋努力的中产在一次次事件中都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利益所在。 同样他们可以看到谁更能代表他们的利益。 试图颠覆社会基本安定和价值体系的尝试必然被大多数人所厌恶。 我们做的只是通过力所能及的渠道发出自己的声音,阐述我们的价值观和对这个社会的观感和体会,并告诉他们,你并不孤独。


如果这也是“争斗”是“不团结”那是不是只歌颂某些人的理念才是“民主”? 我们是民,你是主?


我们从未忘记过白人至上者球棒下陈果仁的冤魂。 也请你记住一名叫Chun Man Tse的68岁老人在2016年8月2日 Queens被非裔殴打致死,在三藩市,80%的暴力行为是由非裔针对亚裔产生,波士顿爆炸案中“民主战士”的穆斯林后代炸死的,有我们留学生吕令 子,2013年10月6日下午5时30分,华人小女孩廖怡君与奶奶在法拉盛的人行道上不幸被Ahmad Abu-Zayedeha 撞到身亡。在律师有明确视频证据事发当时廖怡君与奶奶手牵手遵守交通灯穿过马路,而且该休旅车先撞到奶奶,其前轮再辗过了廖怡君的身体且警察证明当事人是 酒驾(虽然酒精量没达到法定醉驾标准)下,法官竟然无视视频,选择相信被告的言论(无证据)并只听了47秒的被告陈述后就宣判被告无罪。 而DMV随后决定当日警察开给被告两张罚单(分别为驾驶不当和未能礼让行人)由于法官做出无罪裁决(not guilty)予以撤销。。。


IMG_7683

lingzi

14154251176848201411080037284_36599

当Jimmy Kimmel Show 中 Kill Chinese 的言论被很多华人解释是”孩子的玩笑”的时候,我们看到:


我们的外卖郎在被殴打,凌辱,我们的小孩在被AA压得喘不出气,我们的警察被1/3000的概率起诉。


deliveryman


难道,我们对白人至上的长期不懈斗争仅仅是让另外一些族裔对我们肆意凌辱而忍气吞声的理由?为了”团结”我们就可以选择性无视这些伤害? Black Lives Matters 没错,Asian Lives Don’t Matter?  如果我们连这些问题都不敢说,不能说,那么我们凭什么说我们现在的忍气吞声是为了争取一个虚无缥缈的“长远利益"?


为什么民权运动的先贤让我们敬仰并为美国全社会而崇敬? 因为他们斗争的内容是不分肤色的,是一个平等,自由,公正的价值观。 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的核心是”有朝一日我的四个孩子因为他们的性格而不是肤色被社会所判断”。 那么由这个标准来看,现在的民主党和共和党谁更接近这个目标? 他们又在通过哪些手段来达到?


IMG_7684

还是那句话:


“我们不怕美国颜色变深,我们怕的是有人借着强调颜色拉选票而不正视深层次的问题(比如为什么犯罪率高,怎么去改变)。我们不歧视非法移民,如果某 个非法移民需要帮助,我们不会因为他是非法移民而不去帮助,但我们不愿看到有人借着博爱的口号拉选票而忽略“非法”这个错误也不去认真思考怎样才能真正减 少以后到非法移民。如果有穆斯林需要我们帮助,我们也不会因他们是穆斯林而拒绝帮助,但我们不愿看到有人为了拉选票而忽视有少量极端恐怖份子的存在。给人 带上帽子或许可以拉上更多选票,但并不解决实际问题。”


我们当然要争斗,我们争斗的是一个社会核心的价值。 是一个对所有种族利益有利的社会环境,而不是劣币驱逐良币的政治正确。 我们当然要团结,我们要团结所有尊重社会价值,遵纪守法,并努力创造价值使得社会变得更好的群体。


无论民主党,共和党,乃至第三党,谁能更好的达到这点,我们就支持谁。 而支持的第一步就在于我们明白我们在团结谁,斗争谁。


我们不怕争斗,因为只有争斗,我们才能更好的团结,并开创属于自己的未来


the-10-best-quotes-from-i-have-a-dream-4-638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