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编辑总结: 写在2.20之后的一些个人总结和想法 (下)

Oskarlre    02/24     3808    
4.3/3 

四.这次活动的经验与教训。


先从教训说起,首先是此次活动是属于个人组织行为,虽然有七人小组,但在法律上仍然是一个个人行为。 我们是没有任何组织背书的。 由于这次活动总人数也就在200-400人左右,撑死一个加强连,因此7人组织小组外加30多个志愿者还能做到有效组织个固定地点抗议活动。(一般来说美军连部也就是这个规模,况且我们没有运动作战需求) 但如果要在未来组织更大的活动的话,我们需要吸纳更多的人进入领导层面,并对大方向(后勤/资金,对外通讯,安保/法律,内部组织运行)下的专项任务做到专人分工。 从更长远来看,无论是挂靠其他组织做local chapter, 还是自己建立组织,我们必须要有一个真正的,法律意义上的 组织(例如501c(3)非盈利性组织)。因为如果没有这样的组织,我们在未来活动中不仅是无本之木,无法有效的利用和调动哥伦布新一代华人力量。而一个组织真正的意义在于往往有真正的法律专业人士(律师)做参考,建议等。并在任何事件发生时有提前的预案和后手“请和我们律师联系”。 这是个人行为没法比的。无论是财政,还是法律地位上,个人都是远低于注册有法律地位的组织的。这里举个简单的例子: 这次我们的大横幅是靠人捆在身上,然后其他人提着的, 我们连一根大一些的金属或木棍都没法使用。 因为在示威中是潜在的武器。 这就是个人行为的限制。 这里就不说在这个法律系统内其他行为如果仅靠个人也会被限制的很死,例如捐款的收集,整理和维护等。 此外,有了组织才好以组织名义运作,如租地方。 这次我们组织开会除了志愿者培训外,所有会议都是在私家地下室里举行的,我们也自嘲是地下党”… (中国共产党建立都还是嘉兴南湖游船上呢。。。我们只有地下室。。。) 因此说,一个法律意义上的组织,无论怎样简陋,我们都是需要建立的。

此外虽然我们这次试图和亚裔或华人商会进行联系,并请求他们背书,但是均被十动然拒了。这点不能说他们不热心,而是出于实际考虑,一群你从来不认识过的人要求你为一个不到一周内发生的上百人集会搞背书。。。换我我也拒绝。 但所有组织都没有说不对这个事情关心。 在我们展现足够的实力后,还是有足够的吸引力来换取合作的。 至少,我们这次的成功组织是一次试水和展示,为我们未来的进一步发展打下了基础。 这里也感谢所有参与的朋友们。 没有你们就没有以后所有的可能性。

要知道,我们的组织难度和现有的美国政治运动模式是完全不同的。 某种意义上说,华人的运动是以社区为基础的,这个社区可以是同乡会,可以是校友会,或者干脆只是住在大致区域里(例如这次俄亥俄中部)大家是cause based movement, 同时存在当cause 解决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问题。  而其他族裔的运动如 black life matters 往往以团契为基础,在现有组织架构上动员力量更大。 但华人教会或者中文学校其实更像是一个社区活动平台,没有政治动员意义。 这个是非常奇怪的,也应该在未来逐步实现整合。

其次是人员的备份。 首先我们七人小组要道歉,因为需要整合的信息量过大加上时间国进,我们这次的微信智囊团实际上没有起到应有效果,即我们没能找时间聆听智囊团的朋友的意见,并进行组织中的反馈-改进,或者吸纳智囊团里的热心朋友进入我们的领导群体。 这直接导致了我们人员备份不足。 当我们分会场扩大到三个的时候,我们就出现了小的混乱。 (因为前线只有两个指挥) 虽然后方指挥部当机立断地前压稳定了局面,也暴露了我们后继无力的实际问题。 在未来组织扩大后,做好各种技能人员的储备是至关重要的事情。 我们的计划是: 一方面以现有志愿者为network,往外拓展,一方面对现有志愿者群体进行整合。 按技能对志愿者的能力进行分类。 我们也诚征有以下经验的朋友加入我们的队伍,为以后组织进行准备:

 

需专人负责微信群

需专人负责网站

需专人负责多媒体,摄影摄像

需专人负责文案设计和文本的校对

 

如果你有相应知识,又愿意参与到新一代华人的组织中,请加入我们。 谢谢。

 

然后是器械。从我的安保说起。 由于时间太紧(示威前一天晚上才进行安保培训),我们安保人员根本没能实地测试所有的对讲机。 于是到了地点后发现,号称23英里范围的对讲机,连前后场都无法做到稳定衔接。 虽然采取了指挥部前压,外加马上启动备用的微信群,但是作为组织者的我仍要检讨。 今后一定要提前踩点,并实地测试仪器。 再者就是交通。这次carpool需求的人不多,距离也比较近,靠几家志愿者就能搞定,但是以后我们很可能需要去交通不便的地方,不但需要carpool可能更需要租大巴。 那么 我们在这种经验上几乎是0,因此我们希望能够有相应经验的朋友加入我们或给予指导。

 

在沟通广大参与群众方面我们也有待提高, 尤其是很多人在发传单前并不清楚我们传单的内容,但是大家都没特别争论。 这点我们十分感激。 今后文档对大众公开前之前,会对参与者加入preview的程序。 我相信只有沟通与透明(communication and transparent) 才能建立信任,才能让我们的组织更加壮大。

 

最后说说未来的计划。 事实上,在美华人的文化概念和阶级概念是相差很大的。 这点上我们有清楚的意识。 毕竟华人最大的劳动力群体在餐馆(13.2%)与其他三大(码农,医生,教师)之和相同,也就是说未来我们会有很强的白领-蓝领割裂情况。 不同的价值观和人生目标也会让华人的蓝领和白领很难走到利益一致。 这里不提所谓的“融入白人思想”(来了美国干嘛要当Chinese?)与“华人和而不同”(Chinese is part of American diverse identity) 思想的长期斗争所引起的屁股决定脑袋。 但是梁的这个案子,给了我们一个契机,是众多话题中第一次团结了蓝领和白领,老华人和新华人的关键。 Peter Liang是老华人的孩子,却是新华人的必经之路。 而他面临的不公也是无论哪个阶层的华人都深有体会的。 这次全国联动是一次历史积怨的表达,也是一个团结的开始。 至于能走到那里。 则要看未来华人自身水平和政治眼光的位置。

 

至于Peter Liang的案子,我们会继续保持关注,并不惜尽力协助其诉求到底,哪怕是打一场 类似Warren VS DC (1982)的案子也在所不惜。 历史上华人到高院的案子都是民权史的里程碑。 我们不差多一个。

 

我们即将成立的组织只是一个种子。 至于会长成韭菜还是参天大树,要依赖central Ohio, Ohio, Midwest region, 以及全国朋友的不懈努力和不断尝试。 我们能做的就是把这颗种子种下去,尽力完善它,并期望它能和其他华人组织一样健康成长,并最终达到我们的目的: justice for all, and an equal society for all.

 

希望大家加入我们。 这不只是为了我们,也是为了我们的孩子们,乃至在美华人的未来。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诗经.秦风.无衣

 

谢谢大家。

 

全文完。

 

Oskarl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