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编辑总结: 写在2.20之后的一些个人总结和想法 (上)

Oskarlre    02/21     5334    
4.5/4 


首先感谢所有组织者,200名义工和参与者,贾大哥公司(到现在也不知道名字,提供了必要资金),Columbus 武术学校(提供志愿者培训场地),哥伦布本地警方(安排地点,协调,安全保障),以及Easton mall (提供了我们停车的地方) 提供的各种支持。 没有你们的帮助,我们是无法在短短5天内就组织一次有序的示威活动的。

作为个人,我很荣幸的参与了一部分组织准备工作和现场的安全保障调度。 在这里写下这次的经验和想法,希望对以后华人维权能起到借鉴和帮助。 警告:下文有很多内容是批评的,希望大家阅读前先提高心理承受力。 :-p

一,号召方式,时间和规模。

如果说我对这次全美联动本身有什么不满或指责的话,就是号召方式,及留给各地华人的时间上。 此次纽约,LA等地号召,各地华人联动模式是自从鸡毛秀以来一直延续的有效模式。 因此大型华埠实际上是有现成的组织,联系,筹划等方式的。但是在号召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到其他地区如我们哥伦布俄亥俄的实际情况。导致如果不是大量组织者采用呕心沥血的组织方式(拿我个人为例,五天里我平均二-三点睡觉,早晨七点起床继续上班,下班了晚上接着开会或协调)这活动就得抓瞎的情况。

这次从确定到实行,纽约和LA的号召方给我们各地的组织留了几天?

答案是不超过七天。而对哥伦布地区来说,则是五天(我们周日才决定加入)

而号召方对一没华人组织基础,二从没任何组织经验(上次华人组织抗议是美国炸南联盟中国大使馆。。。)的哥伦布的原始期望是人越多越好,最好弄个万人大游行 这是不是典型的不顾事实的搞大跃进?

说句不好听的,哥伦布的华人主力其实是F1学生和H1工作的。如果这两个群体真按这么搞了,无论出什么事情被逮捕,谁来付bail out 费用不说,连带的后续后果如个人丢签证,被遣返,或者对我们这些本来就不大的华人乃至亚裔社区产生的不良影响谁来负责?谁又能负起责任?  我相信号召方的good intention, 毕竟这次全国协调群里我见的都是熟人,很多都是鸡毛秀以来在社会实践群中一直在为华人维权兢兢业业的各行人才(教育界的李春燕教授,加州的祝凯律师,还有纽约的国栋兄等等)但是大家在匆忙召集的活动中没有明确提出让各地根据自身的承载力量力而为的口号。望以后注意。

这里特别批评一下天天(也就是口头批评)请不要随便“授权”人来干扰各地组织的行动,我们在行动前夜最繁忙的通知协调时候,有得到“天天授权”的人跑到我们义工群里仍然转发无关内容。(而且是在我们多方通知所有人请不要进行无关回复下) 当我们口头警告时候,对方的回复是“我是天天授权的”。 这种添乱的行为除了使得我们有不必要的干扰和增加反感外没任何意义。 各位组织者的联系方式又不是没有。直接通知/询问比在群里乱喊更有效率。

各地统一协调,独立行动,因地制宜,量力而行将会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国各地华人维权的特点。 而大家的目的也很统一:我们不会在做哑裔,我们的权利我们不会再让一步,我们也是这个社会的主人。在这个大前提下,争所谓“领袖,号召人”没任何意义。也希望在以后的组织中引以为鉴。  

二. 哥伦布地区的组织回顾

俄亥俄哥伦布地区在得到号召后连夜进行了组织会议(当天还下着大雪),与会的几位组织者碰头以后才发现很平衡,总组织人David IT专家,做网站和玩一样,JJY 是专业社工,Oskarlre我是law enforcement,  王大哥有丰富的社会经验,此外Jane是学生代表。 加上没能来的贾大哥是商人,我们可以说覆盖了一次社会活动里所有层面。可以说组织还算健全。

 

在第一次会议里大家首先否定了总组织人David原来预想的游行方式。核心原因如下:

1.       原来预想的游行路线横跨两个警察辖区(哥伦布市警和OSU校警)严重增加协调难度。(两者互相独立)

2.       原来预想的游行人群以学生为主,而这个人群和peter Liang的案情相关性低不说,风险还非常高。

3.       哥伦布市法规定500人以下集会不需要审批,500人以上需要审批,游行更要提前申请,报批等。现有条件(没有任何现有组织背书)下不可能被批准。

4.       游行本身的安保可控性非常低,现有的条件不可能组织有效安保以确定安全。

在综合考虑天气情况(220日是哥伦布一周内最高气温点)和城市布局情况下,大家改为在哥伦布最繁华商业街区Easton进行示威和大众宣传活动。原因如下:

1.       人口密集,可以唤起大众对本案的兴趣。

2.       Easton 警局是哥伦布警局下属,不存在协调问题(实际上后来也是如此,两边还闹了一场,最后Easton的管理层退让)

3.       Easton 是哥伦布地区最大的商业区,如果人数超出,可以给我们分流空间(例如轮班制度,然后一部分先分配去逛街,然后指定时间回来)

4.       示威地点固定,安保可控性高。

最终示威细节包括(这里忽略时间等可变细节):

行为方式:静默示威。  活动核心口号是 justice for all, no scapegoating.  属于单一论点活动。

衣着:所有人以蓝色为基调,偏深蓝或黑,志愿者使用亮色臂章做反差。

人员配置:

总人数:控制400人以留有余地(一是通过手环计数,超过400就采取轮班制度,二是采取了实名注册制),事实上来了200人左右,使得我们的组织压力轻松很多。

志愿者:50-60人,事实上最后有30余位参加培训。(手臂缠亮色臂章,负责分发传单)

安保人员:15人,最后有12位。(3人小组,带对讲机)

发言人: 3-5 (手臂缠丝带辨别)

活动主题: "we are the silent scapegoat"  这里面考虑包括:

() Easton 虽然大方的提供了地点让我们停车,但是拒绝了我们进入其分发传单的请求.

() 我们站街的是交通路口,喊口号效果不大

()沉默的羔羊是华人的政治现状

() 我们的诉求梁案是核心,但也包括所有被不公正待遇的基层警官,和其他少数族裔。 因此现场也邀请了一些其他族裔朋友参加。

媒体应对:由于主题,及防止媒体恶意借题发挥,人多嘴杂,此次活动中我们采取了组织大家全程静默。 仅有特定经过培训的人员,及志愿者进行对媒体的问答。 这是在短时间内 保证活动统一声音的最有效方式。 事实证明,这不仅避免了无关争论,减少了可能出现的冲突,也突出了我们的主题,事实扩大了影响。

 

二点五:安保培训:

此次活动我们得到了哥伦布华人枪友会和哥伦布警方的大力支持。

哥伦布警方派出两名Detective 坐镇协调,并让巡逻车不时经过以确保安全。

为了预防最差情况,在公共场合我们派遣了有隐蔽持枪证的朋友作为潜在安保人员进行巡视。虽然俄亥俄州是Open carry 州(即不需要任何证件就可以合法持枪上街)但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误会,我们仍然要求所有潜在安保人员进行隐蔽携带。

 普通志愿者经过培训后以三人一组,统一行动,配备无线对讲机,并采用了微信,电话等方式做额外协调(事实证明号称23英里范围对讲机连3英里都搞不定。。。) 后方则由精干力量组成dispatch 进行调度和增援

David – 现场总指挥 (commander),与哥伦布警方直连,与Oskarlre 通过手机联系

Oskarlre – 后方总安保调度 (captain),与哥伦布警方直连,与队伍通过 对讲机联系

以上两人都可以采取应急处置。

Dispatch 队伍有经验或隐蔽持枪证的队员,后方增援力量

现场安保队 三人一组 负责不同路口,队长与Oskarlre 直连,汇报情况。 并在紧急情况下受 David 指挥。

具体的执行方案如下:

1.       将可能牵涉路口提前标出并用标准军警代号进行进行标注。 吃对讲机队长们将根据所在位置进行简短汇报。所有人提前接受标准语培训。

2.       根据本次行动可能遇到特点,危险等级划为三等:Code Yellow/Ember 为口头冲突,Code Red 为肢体冲突,Code Black 为任何可能武器(如枪支,刀具,砖头等)

3.       根据危险等级的应对方案为:Code Ember – 隔离。 即降低事态,控制局面,等待发言人/增援。 Code Red – 在自身安全为第一要素情况下尝试隔离。 总部在了解情况后立即通知警方进行逮捕。 Code Black – 立即疏散人群。 Code Black 发生时,无论在那个地点,立刻通过安保频道呼叫 Code Black 三次,然后在抵达安全地点后向指挥中心汇报情况。 当其他安保队伍听到Code Black 后,立即就近疏散人群到安全区域(停车场等),所有集会立刻中止,并等待警方清场后的下一步指示。

4.       所有与会者佩戴手环,如果不属于我们的人中途加入,一个是邀请他们报名,如有任何异动,则通知指挥部协调警方处理。 而已经报名的如果不服从管理和规劝,则通知指挥部,劝说其离场或进一步处理。

5.       确保时间安排准时,有效,清场时老弱先由实现安排好的车辆撤离,然后大队每10-15/组,由安保护送下回停车场。

6.       安保预案通知警方。 他们很确定chain of command 和疏散安排。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