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编辑总结: 对未来中国社会发展的一点探讨.

Oskarlre    11/19     4708    
4.5/2 

个人以为,民主不能是靠别人赋予的。而是自己争取的。否则像伊拉克,阿富汗,俄罗斯这种靠着外来影响搞得民主肯定出事。 要知道,如果自己能有控制的能力,为什么要给别人来反对自己呢? 反之如果自己没有控制能力,有人来帮衬着很可能也会砸锅。所以民主是一种权力制衡产物。先有权力制衡,才有民主。不是相反。 简单例子, 100个人分50个馒头。1个人可以吃1个馒头够饱,但同时1个人可以享受无限的馒头,效用会越来越大,那很不幸。不会有民主。团体战斗将会开战。实力强大的一方会获得所有的馒头。实际得到馒头的人数将会小于50人。从理性人的角度来说,个人效用最大化是正确的。但是某人在合作的前提下,才能使得效用最大化。他就会与人合作。而所谓民主的产生,是因为敌人太多。自己无法控制。也就是一种制约。是先有制约,才会有民主。民主只是一种策略的形势。当不满足某种条件,就不会有制约。外交就是一种民主的表现形式,否则就没有外交,只有战争了。对于中国来说,解决贫富差距或者实现民主。先富起来的人必须要进行整合。要么进行统一成为一支有效的对外的力量,要么干脆被干掉,吸收掉。否则在现在这个条件下,贫富差距过大,外加富人还不统一,在目前的条件下很容易会造成不亡于内而亡于外。就像当年汪精卫要跟蒋介石对着干,所以投靠了日本人一样。 为了成为新的政治力量,或者扩大现有力量,在TG无法满足或被打倒的情况下,汉奸买办等必然层出不穷。看看近年来各分裂势力和民运同志就知道了。 所以有时候说,颜色革命是窝里斗的杰出表现。

 

从国际来看, 中国人均收入世界100位之后,要么贫富差距(世祖看法),要么共同贫穷(太祖看法),并无第三条道路。很多人无视这一根本问题,把社会现状归结与某位领导人的政策导向性错误,说脑残有点过的话,至少也是选择性失明。很多问题,不用数据说话,很容易被蒙蔽。政治领导人说一些老百姓爱听的话,就把老百姓给忽悠过去了,事实上只要稍稍一分析,问题就很明确了。例:胡主席、吴议长多次讲,管住贪官外逃多么多么重要,吴还亲自指挥了几次拦截行动。但事实上呢?10年间外逃贪官卷走了700亿美元,以中国的人口平均,每人每年5美元。——铁一样的事实证明,贪官卷资外逃不是中国老百姓贫苦的主要原因,但是没人信,他们宁愿憧憬哪一天没有外逃贪官了,大家的生活就好了。问题没人想过民主制度自己不是馒头,只是一种让大部分人满意的分馒头方法而已.只有多创造出馒头才是最根本的解决问题,问题是还没有创造出馒头就闹腾着怎么分,你说没有馒头怎么分?拿什么分?其实喊了那么多年的按劳分配,多劳多得.没人重视罢了,只是喊着民主制度就天下掉馅饼了,可笑么? 在资源匮乏的前提下,保证必要的生产力,平均分配是必须的。只有在资源相对富足的情况下,才能有所侧重。总说中国人不患寡而患不均, 我觉得实际上并不是这样。而是只有当寡的时候,才是患不均的。在每个人富足的时候,不均是可以被接受的。如果社会的最低保障线是相当高的。那么贫富差距更大也是可以被接受的。

 

这里多说一句农民问题, 经常看我日志的筒子绝对会感觉我无数次的在强调中国的核心问题是农民问题。 因为很简单,农民是最具斗争意识的群体。农业生产技术门槛低,一旦掌握了主要生产资料(土地)就能独立生产。地主不是农业生产的组织者,地主和其他阶层(如知识分子,资本家)的存在对农业生产没有意义。农民对地主及其他阶层的斗争是最残酷、最无情的。 此外,技术实力从来就没有阻挡过中国农民,冷兵器时代如此,军事实力的明显差距没有影响农民军;热兵器时代同样如此,前朝就是因为无法处理农民问题跑到台湾去了。 相比之下, 在工业生产中,技术专一复杂,分工细致,资本家是工业生产的组织者,工人相互之间、工人与资本家之间是合作共生关系,工人对资本家没有残酷的斗争意识,工人运动的主旨是改良。中国没有自发产生机器工业,中国的工人阶级是随着外国工业企业进入而产生的。 (看看历史书就知doa,中国的产业工人首先诞生于租界的外资企业。) 由于直接接触近代物质文明, 中国的工人阶级从一开始就享受比农民更好的生活水平,但同时也一直受到庞大的农业剩余劳动力群体的威胁,因此中国工人阶级有着天生的软弱性,数量上又相对极少, 因此根本不可能成为革命的主体。 这也是为什么太祖坚持从农村开始干革命,并且最终成功,而周相领导的城市暴动屡战屡败。因此说,解决中国农民问题,逐步减少中国庞大的农民人口,这从来就不是一个技术或者是军事问题,而是一个政治问题。

 

1949年之后,中国政府实行户籍制度,城乡二元化,军队转业人员可以获得城市户口(说白了就是一种奖励),再次明白无误地表明,工人阶级(市民阶层)的生活水平是远远高于农民的,直到今天户籍二元化的话题越发激烈地被讨论。 故而,一旦发生革命,不论何种势力主导革命,煽动大量农民成为革命的主力是必然的选择。 问题是现在鼓吹革命最积极的是类似大学生一样的群体,绝大多数都是是市民以及工人,小资本者的衍生群体(包括一部分办公室人员)。 而这部分人属于中和中右是显然的社会现实。这些人很少去想一个问题, 现在不顾实际就鼓吹革命的话,脱离了农民支持的革命是否会成功,而由农民主导的极左革命成功的话, 在摧毁资本阶层的同时,势必摧毁工人阶级赖以生存的机器生产资料。 回想一下以前的农民起义,包括TG的革命,那个农民去搞什么四分法五分法? 说白了老子穷疯了,比我日子好的都TM不是好人 -- 实际上有类似想法的人不止是中国农民吧? 还记得前阵子网上有一个农民挖藕图,网民们大为感叹挖藕人的辛苦,并说以后要珍惜食物云云. 其实一个道理,感叹别人挖藕的网民不一定就很有钱,但是请问挖藕的农民会把他们当成是自已人么? 谁是中产阶级,不是什么具体的量化标准,真正的标准是:尽管说自已穷,是被压迫,但是农民会不会拿你当自已人,而你自已,会不会认为农民是自已人. 对着一群愤怒的农民,再讲什么人均生活水平,某某理论划分,试图证明我们是一家人,那不是搞笑么?所以我个人觉得,中国农民破坏力强,正因为如此,才特别坚忍,不要老是说人家麻木不仁觉悟低,这其实是一种平衡,手握大杀器的人如果成天跳跳闹闹,不是什么好事。而作为市民的一员,这个阶层很容易看到更高阶层享受的物质生活,对社会公平会产生极大愤慨,但本身的主要生产方式又依赖于更高阶层(典型的例子,出租车司机很容易见证社会不公,但如果没有这种贫富差距,出租车司机很可能失业),因此会产生心理上的巨大矛盾。如果这部分人不正视这个现实,期望革命带来利益,那就南辕北辙了。这也是我为什么坚定的坚持温和改良的原因所在。

 

再多说一句, 现在有一种照搬西方社会发展史的观点,认为农民是小私有者,革命不坚决,这是非常错误的。现代物质文明条件下,市民生活仰赖社会化大生产,对城市设施和工业生产资料(包括现代非生产性服务行业的生产资料)有必要的爱护,对破坏性严重的革命战争有天然的恐惧;相反农民是产业链的最底层,不依赖社会化生产,破坏性强,容易被煽动。作为市民的一员,误认为自己是社会底层,凭空想象自己会从潜在的革命当中获得利益,是非常天真的(这是普遍性的说法,假如个别人认为自己是刘邦、项羽转世,敬请自行yy)。

 

回到正题,现在中国要想全民民主也得翻过三座大山。1、世界格局必须变化。2、内部格局必须变化。3、整个社会生产力必须发生变化。3是前提。1是条件。2只是障碍。否则没戏。 而从现在的世界格局来看,暂时还不具备这个条件, 因此我认为上层民主集中制,下层的基层民主制还是非常必要的。 当然,这个社会真正发展是否能走这条道路,我并不确定。 毕竟即使在美国,我也能看出这些年中国内部表现的一种不安。 个人以为,这是由于近些年的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导致整个国家面临转形导致的。 国家转型中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就是三个群体:政治精英、文化精英、经济精英。 从政治上,政治精英对权力的控制已经没往日那么有效;从文化上,大学的普及使得普通知识分子越来越烂市;从经济上,发了财的有钱人和中产者,觉得自已没有政治保障。 可以说这三者都很郁闷,政治者自然想上位;至于文化人更是如此,以前有朋友说过一句话,旧的文化架构正在崩溃,可惜他忘了一件事,这个架构的崩溃,也意味着建立在这个架构之上包括他自已在内的知识群体的崩溃和再定位。以前一纸文凭饭碗无忧,现在不但饭碗没有了,社会地位也在下降;最后是有钱人和小资,他们虽然有钱了,但是却不被政治主流所包容,或者说,排除于政治主流之外,他们迫切的希望掌握政治权利以保证自已的财富。所以说,今天在中国要搞什么颜色革命,最关键的三点至为重要:第一,承认私有财产在任何时候神圣不可侵犯;第二,完全的,不受任何制约的市场自由化;第三,强化对高等教育的准入限制,并且政府帮助大学生就业。承认私有财产在任何时候的不可侵犯,那么就不存在一个原罪的问题;完全的不受制约的市场自由化,那么就可以不择手段的敛财;提高高等教育的准入限制,物以稀为贵,知识分子就吃香,加上政府帮助,一张文凭继续吃遍天。所以说,所谓西式民主化真正的结果其实是:政治,文化,经济等精英,形成一个特殊阶层,利用不受限制的市场自由化捞钱,然后用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来保护自已的财富。这三大纲领,个人建议中国的“民主”派要好好的学习一下,这个可比高喊一万遍“TG该死”要有效得多。因为现在的政治局面看似纷杂,实际全是围着这三点打转。这三点搞定,TG再怎么叫,也无法变天,除非引起农民的大规模暴动式革命。

 

所以说中国现在的斗争不是什么自由跟独裁之争,而是平民政治与精英政治之争,其着眼的不是现在,而是在博弈未来 -- 究竟走精英政治路线还是平民政治路线。 我个人认为精英政治是合适的,不过与右派也有点不同,我觉得这种精英政治必须被平民所制约,或者说监督。 如果平民无法制约精英,结果就是一顶理论帽子就能压死你。 虽然平民牵制监督精英,现在还缺乏基础,尤其是平民自身素质水平的问题。但是我们所处的时代特别,网络化和知识教育的普及,使它成为了可能。因此我觉得,精英领导平民,平民在这个知识普及的时代背景下通过自身素质的提高,对精英进行牵制是这个时代的最优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