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编辑总结:轩辕网友谈民主八问以及后续讨论

Oskarlre    11/19     4928    
4.0/1 

首先感谢sos, zxs, 马岱,dim 等轩辕春秋网友在我思我在板块中的讨论。 本文由Oskarlre 总结大家意见而成。

前段时间化学会发表了民主八问, 本来打算自己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又恐自己才疏学浅不足以说清楚问题,因此将这个问题带到了轩辕春秋板块,经过大家近2周的争论和思辨,对这些问题有了初步的定向。 现在我将大家讨论的精华进行编辑整理,形成一套综合意见供其他网友进行借鉴和讨论。 欢迎大家在未来的日子里继续讨论。

 

第一问:什么是民主,什么是民主政治? 

 

答: 从结果论来说,民主是能让国家机器的运行和社会资源的分配符合国家最广大人民(古代社会是公民或者有限定圈的人民)的根本利益的一种分配制度。 而民主政治是在一定的阶级范围内,按照平等和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来共同管理国家事务的国家制度。(请注意:此讨论结果定义是根据结果论的民主,而不是西方的程序民主)  在民主政治中,人民有参与对话的权利,并能够在对话中实现妥协。 民主的对应面是专制,专制的特点是在多数人只能听从并无法反馈结果的情况下,少数人进行决策并执行。 但是民主不一定完全等于分权,现在很多人将民主和集权对立是错误的。  民主对应的是专制/独裁 而不是集权。  集权和分权不过是行政手段。 此外,民主政治跟专制政治一样,是一种政治模式,本身并不具有道德标签,更确切的说,是一种政治和利益分配模式。 而且民主政治和专制政治从古至今都有且相辅相成,只不过是程度和范围的问题,比如早期美国的妇女和黑人是没有民主权力,后来才有的。而即使是中国古代的皇帝绝大多数也不是什么都是自己说了算,也是有一个决策层,有制约的。

 

此外,民主制度是一种分配制度,它本身并不创造价值。所以它只可能在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才可能实现。那种认为民主制度可以将国家引向富强的看法,无疑是本末倒置。民主制度是提供解决问题的平台,本身并不能解决问题,相反还可能带来新的问题。一些人认为只要民主了,问题就解决了,这是不对的。

 

如果比喻的话,专制制度是DOS系统,简单直接,适合上手,民主制度是WINDOWS系统,更复杂,而且占内存更大,计算机配置差的话运行起来还更缓慢,死机几率更高,但用熟练了的话,回过头看DOS就不堪入目了。 但一个人用计算机,操作系统并不是目的,最终还是借用操作系统运行其他程序。因此说,在说民主前,我们一定要确定我们的目的是什么。而不是单纯的为民主而民主。 这也是为什么轩辕春秋大多数网友都同意了结果论的民主而不是程序论的民主的原因。

 

第二问:中国实现民主政治的社会条件是什么? 民众条件是什么?物质条件是什么? 意识条件是什么? 国外环境条件是什么? 中国现在具备以上几个条件??

 

答:任何民主政治都需要有三个先决条件:

首先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外国的傀儡或附庸国家就不行,因为自己说了不算。

其次,政局基本稳定,战乱或分裂的国家没法搞民主政治。

第三,民众的基本生活有保障,不保障的话,很容易就战乱或分裂。

 

在这个基础上,包括中国在内,任何国家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民主,都需要物质层面和精神层面的相应配合,即与民主相适应的经济和科技发展水平,以及全民意义上的民主意识。 而且我们必须承认,民主政治的基础,最根本的还是物质基础以及所引申的社会基础。 具体来说就是:

 

社会条件——是国家内部有明确阶级分层

民众条件——是绝大多数民众能在尊重自己权利的同时尊重他人的权利

物质条件——在全面完成社会民主主义的条件下实现真正的的按劳分配

意识条件——形成完整的政治思想体系,以及承认利益群体之间的协调

同时国外条件要相对宽松。

 

而根据这个定义,在目前的中国大陆地区,目前恐怕只具备社会条件的初级阶段。而其它民主的条件基本不具备。 其中包括经济与科技发展水平相对低下,物质发展远远不足;社会各群体间相互牵制扯皮严重,更别说互相宽容。 (这点看看人人和大多数中国论坛就明白了)  政治思想方面,抛开马列那一套,目前根本就没有新的适合中国的民主政治理念。 原本应该完成这个任务的是改革开放后的中产者及其知识精英,但是这帮孩子忙着哭穷去了,于是直接就想照搬西方。 外部环境更别提,竞争的世界,各国都在为后代和未来谋求资源和空间。

 

最关键的是,现阶段的中国,民主的最大敌人是发展速度和效率,因为民主一般都会拖速度的后退,毕竟扯皮是效率低下的,而专制决定后的效率相对高得多。今天中国民主进程缓慢的原因就是中国还在追求效率和速度,干扰效率和速度的东西要靠边站。 如果有一天当中国大多数人不再看重速度和效率,而开始追求公平、和谐等时,人民的民主需求就愈加强烈。拿早期的上海来说,住房是非常紧张的,很多人住得很挤,房子(平房)很差,这个时候的主要追求是楼房和大面积,能住楼房多好啊,面积大多好啊,这是在解决基本生活问题。条件好了以后,开始追求地段、环境,到最后是周边的学校,甚至是邻居的整体素质,面积和楼层反而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这就是事情在变化中。在经济起步的阶段,也是伪劣产品泛滥的时期,这个时候追求的是速度和效率,谁能更快地挣钱,后来市场逐渐完善了,开始塑造品牌,追求质量了。因此说,在衡量民主政治的标准时,我们必须考虑社会的先决条件。

 

第三问:民主政治究竟是民主的结果还是民主的原因?

 

答:民主政治是斗争和妥协的结果,如果二者一定要选择一个,那么民主的结果更合适一些。

民主政治,不是原因,而是结果。

 

西方国家在崛起的时候,都不是什么民主国家,而是通过强力手段完成原始积累,然后在这个基础上,进行了新的工业革命,并掌握了时代。就跟乡下的土财主一样,这个财主发财的方法未必见得光,但是当别人询问时,他总会告诉你一大套经营理念之类的玩意。 今天所谓的民主政治,实际就是这个土财主的经营之道,这个财主发财了,自然大家觉得他发财是有道理的,他说的经营之道一定是有正确的,这就跟我们有些人认为西方国家的繁荣是因为民主政治一个道理。

 

第四问:民主政治作为一种政治权利,势必会产生政治暴力,那中国人在追求民主政治的道路上如何避免民主的暴力,避免雅各宾派悲剧在中国的重演?

 

答:政治暴力无处不在,完全避免政治暴力是不现实也做不到的,区别是哪一种政治暴力更不能接受,只能是一定程度的两害取其轻。 就中国的现情况来看,保持稳定则几乎是唯一的出路。 因为在中国以工农为主体的平民是社会变革的推力,而中产者是社会稳定的支柱, 如果想避免暴力更迭,就必须壮大中产群体。因为混乱和动荡对中产的打击是致命的。 但是中国的部分中产或者是因为才完成农民向中产转化的这个过程,在拥有了一定力量后反而比工农更激进。 个人很担心最终的结果,是自已摧毁自已的政治基础,引发新的暴力更迭,无限循环。 所以说,中国如果要避免政治暴力进行民主化需要相当长的过程。 这不光是大多数人生活条件和社会地位提高的问题。 而是大家都趋于政治平和的问题。 从我对各论坛和校内的观察来看,事实上中国暴力革命的阴影从未消散。 就连人人和各论坛里也阵营分明,不是么? 而论坛里的争吵,乃至杀全家的威胁,实际是社会现实的一个反映。

 

所以说要避免政治暴力,具体措施和尝试可以很多,短期的包括提倡自律,严谨的讨论精神。 长期性则包括经济与科技的发展和减少人口。经济与科技发展能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和人民现代意识,减少人口有利于缓和分配竞争,两者都有利于树立自由与文明的民主精神。

 

第五问:民主和民生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即人民的政治权利和人民的生存权利的关系是什么? 孰轻孰重?

 

答:民主会促进高级阶段的民生。一个自然人最主要的权利(如果确实有的话)是生存权,尸体就不是人,再有什么权利也无意义。 所以生存权利当然是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才可以谈政治权利。

 

第六问:民主与国家利益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当民主与国家权利相冲突时该怎么办? 民主与国家统一冲突时怎么办??

 

答:民主就不和国家利益冲突,换言之,民主本身是在国家(而不是某一特定地区)内才有意义。国家也是由国家中的人组成,民主如果能反映一个国家中多数人的意愿,那么与国家利益不会偏离太远。至于说民主与国家权利相冲突,这要看怎么界定了,是某些人的看法,还是多数人的看法?如果是多数人的看法,那么民主政治可能出了问题。

 

这里强调一下,很多人把区域民主而不是国家民主当作民主的主要标准,个人是不同意的。 作为国家的一部分,如果要独立则需要全国(而不是特定要求独立地区的)投票通过。 因此说藏独,疆独和台独要搞区域投票决定“独立”是很可笑的, 如果要投,也应该是13亿人进行广泛的全民公投决定这一地区的去留,而不是单纯特定地区的投票。

 

当然,在极端情况下,民主与国家利益之间,我个人支持国家利益第一。这里借一个毛泽东30年代的比喻:无论你有什么样的政治理念,都是需要一个平台去发挥并实践的,没有这个平台,你的理念就无从谈起,而国家,就是这个平台。换言之,如果国家利益受损,国家受损,你的民主理念也就成了空中楼阁,因为你没有实现这个理念的理想平台了。

 

无论中外都是如此,一旦以他人的思想体系为主导,一旦出现国家利益冲突,就会非常被动。譬如当初的中苏交恶,如果没有老毛那一套理论,中国依然以原版的共产主义为指导,那会是个什么样子?今天这个依旧如此,譬如中国照搬西方政治思想体系,一旦发生利益冲突,曾经的思想导师就会成为自已最强大的敌人。

 

--------------------------------------------额外关于问题本身讨论的分割线 -------------------------------------

Dim: 这个问题问的不好,暴露出提问者“民主之上有太上真理”的个人化思维方式。在实现民主的前提下,民主即国家利益,认为民主可能与“国家利益”冲突,是将“国家利益”特殊化的思考方式,民主与国家统一亦没有矛盾,认为民主可能与“国家统一”矛盾,同样是特殊化,是把个人意志凌驾于民主之上。现时中国常有人问:民主政治作出错误决定怎么办,即类似情况,以个人意志为“正确”,来考评民主。

 

Sos:  "这个问题问的不好,暴露出提问者“民主之上有太上真理”的个人化思维方式"

 

这个说法不对。任何制度上边都有“太上真理”,即制度的功能适用性。如果说民主上边没有的更高的标准,潜意识就是拿民主取代真理,用手段代替目的,把制度神化,就是意识形态崇拜了。

通过制度化最大程度保证个人权力,即便在每个人都是绝对理性的理想条件下也无法达到所有人的个人利益的总合最大化;当总利益的平均值受损的时候,理性的民主社会也会自发的施行权力集中的做法。

 

“民主与国家统一亦没有矛盾”

 

矛盾不在政治制度而在民族关系,这住要是文化和经济冲突的原因。在制度上,权力分散的国家更容易通过法定程序分裂,这没什么好讨论的。

 

第七问:民主是国家发展,社会进步的原因?还是国家发展,社会进步的结果?

 

答:民主自由,是社会进步和国家发展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作为一种分配关系,只有国家发展到已经程度,具备产生民主的条件,民主才有可能诞生。 而且只有继续长期保证这成活条件的情况下,才能保证民主不会“死亡”。

 

民主自由,跟国家富强没什么关系,其实跟政治进步都没啥关系,当你的国力和物质基础达到某个水平,为了进行新的利益协调,自然会产生新的政治变革,以适应时代。现在的所谓民主变革,不能脱离时代的背景: 当农业化向工业化转变时,原本建立在以农民为主体基础上的政治结构,就逐渐出现了问题,因为在社会变革中崛起的市民和中产阶层,对这个政治结构不满,认为这个结构不能满足其保护私人财产的要求。民主,自由,实际也只是个利用工具,市民和中产怎么可能对一个农民政权产生好感呢? 所以最近这些年中国的国粉明显增加,也是这个道理,因为当年的国民党,就是一个代表了官僚,地主,资本家,中产者的政权,他们自然看这个政权顺眼了。这就是这些年所谓民主政治改革的真正原因,我在以前的文章中提到过,今天城市精英想要的实际就三样东西:私有财产神圣化、经济行为完全市场化、高等教育精英化。 这三者是有机结合的:通过精英教育获取身份和资格,通过不受约束的经济行为积累财富,通过私有财产神圣化保护和增加财富,最终通过财富继续垄断这种机制。(美国即是这种系统) 说句不好听的, 土财主永远也不会告诉你他发财的真正秘诀,而是炫耀他有多么多么的高人一等,所以才能赚钱。 这就跟工业革命时期西方国家制造大量污染,如今产业一升级,就高喊环保一个道理。最终目的都是为了继续垄断财富,打压竞争罢了。

 

--------------------------------------------额外讨论的分割线 -------------------------------------

 

Dim:民主是社会经济与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从这个角度说,民主是发展的结果;但民主同时又具备释放个人自由,促进科技发展的功能,从这个角度来说,民主又是发展的动力。垄断统治与愚民政策是一对孪生兄弟,民主政治在科技发展的速度上,有不可比拟的优势。

 

SOS:“但民主同时又具备释放个人自由,促进科技发展的功能”; “垄断统治与愚民政策是一对孪生兄弟”

 

这两个都不一定。科技发展主要推动力是产业结构。技术需求是第一推动力。制度的作用在于是否可以有效调配资源。权力集中的制度偏向高效率但持久性相对难以保障。权力分散的制度稳定但效率难以保证。权力垄断在统治者人员稳定的条件下会执行愚民政策。愚民政策保护的是统治者是谁而非是否有统治者。制度化的高层频繁换血下愚民政策无法有效施行。

 

第八问:如何解决在追求民主政治进程中出现的社会矛盾和不稳定,维护人民的生存权益。同时保证国家的国际实力不下降,不重蹈苏联弱化为俄罗斯的覆辙?

 

答:苏联解体为俄罗斯不光是民主政治进程的结果,原因很复杂。对此过程只提两点基本看法:

1、循序渐进,不急于求成;

2、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坚决不接受外国的干涉和引导。

 

从这里可以看出我和很多领路的思维区别:中国,乃至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国家都只能走符合自己国情的民主发展道路。 目前的极端民主分子,打着民主的大招牌,干的是夺权的勾当。他们的根本是希望打倒旧特权团体,成为新特权团体而不是民主。

 

--------------------------------------------额外讨论的分割线 -------------------------------------

 

Dim: 个人推崇普朗克定理:(改变一下描述方式)民主不能够强迫反民主人群来实施,而是要等反民主的人死去,新生人口从一开始就支持民主。从这个角度说,加强与民主国家的民间交流和人员往来是重要方法。(“要接受一个新的科学真理,并不用说服它的反对者,而是等到反对者们都相继死去,新的一代从一开始便清楚地明白这一真理。”德语原文:Eine neue wissenschaftliche Wahrheit pflegt sich nicht in der Weise durchzusetzen, dass ihre Gegner überzeugt werden und sich als belehrt erklären, sondern dadurch, dass die Gegner allmählich aussterben und dass die heranwachsende Generation von vornherein mit der Wahrheit vertraut gemacht ist.)

 

Sos:“而是要等反民主的人死去,新生人口从一开始就支持民主”

 

这个可是有等得。一个国家的兴衰也就是三代人的事。计划赶不上变化。

 

“加强与民主国家的民间交流和人员往来是重要方法。”

 

这个我并不赞同,这其实就是以前的社会主义大家庭的另一个版本,以意识形态为纽带的国家关系,是不可靠的. 当今的民主国家,是不愿意中国实现真正的民主的.我们看看市场化的经历就明白了,以前他们要中国进行市场化大家做生意,那么等中国真的市场化跟大家做生意了,他们又喊着你是威胁了.  无他,中国必须以西方政治模式进行政治改革,民主必须只能有一种模式-------西方模式. 否则结果是可以想象的,一个庞大的国家以一种与西方不同的模式实现了民主,这是对西方民主国家最大的威胁.

 

此外,必须注意社会生产力,这才是社会和政治变革的基础. 不同的社会生产模式,产生不同的生产关系,形成不同的政治利益群体,自然产生不同的政治体系. 中国为代表的发展中国家,与西方民主国家最大的区别,是存在大量的农业人口,而且会存在相当长时间,这就注定了,双方的政治模式会存在很大的区别. 换句话说,如果要正常发展,光是农民问题,就会导致中国走上一条不同的民主道路,全新的道路.

 

这样的中国,西方民主国家只会视之为异端,而不是同志 -- 正如他们看待市场化中国一样.

 

他们需要的是:一个世界,只能有一种民主,一种模式. 中国某些人宣传的全盘西化,不就是为这个中心服务的么?


后续阅读: 


现在人人网里有一个喧嚣尘上的说法: “支持中国政府本质就是缺乏独立思考, 反对西方民主本质就是反民主。” 我觉得这种论调不像民主派,更像是希特勒说的。如此所说,整个世界必须以一个政治模式,甚至思想模式为主导。那么这跟:一个国家,一个思想,一个领袖。有任何分别吗?  民主自由体现在那里? 而且现在大部分左派(某些人口中的五毛,虽然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没看到过一分钱,郁闷。。。)反对并不是西方民主,而是西方式民主,即所谓的程序民主。 不要小看一字之差, 民主也许大多数人都同意, 不过无论是杜克的问卷还是很多独立调查都显示程序民主在中国的认同度很低(以前也发过文章讨论)。  而在民主八问中我们也不难看出。 以轩辕春秋做样本的中国网友对中国民主发展目的也和西方传统意义还是有一定区别的。 这也是为什么在民主是过程,模式还是结果的问题中统一选了结果的原因。  

 

在民主八问中回答中我一直在强调如果中国的新兴政治势力无法形成自已的政治思想体系就不可能成功。 而要形成自己的政治思想体系,就在看待今天问题的时候不能只是空乏的谈,得结合实际中的情况。譬如上面的谈民主究竟是因才是果。 这里可以举个例子。如果仅仅以政治透明,社会福利,民主自由等而言,美国是排不上号的,欧洲,尤其是北欧的一些国家,在这方面要好不少。那么如果国人真的是追求政治进步,那么更应该追逐欧洲那一套,而不是以美国为标杆。但事实却正好相反,民主政治更完善的欧洲在这个问题上远不如美国来得重要,起码在中国是如此。原因是明摆着的:美国强大,美国富有。说得实在点,如果今天沙特是世界第一强国,中国肯定不少人会该嚷嚷沙特好,君主专制就是妙,民主制度没效率云云了。这种事是有大把先例的,鸦片战争被揍了,洋务运动就学英法;甲午战争被揍了,后来孙大炮又说“日本为兄,中国为弟”;十月革命老毛子翻身,又开始学社会主义;二战美国崛起,大家又哈美。整个过程是有迹可循的:这些被哈的对象尽管国家不同,政治制度不同,但有一点相同,那就是强大,或者既强大又有钱。 那么问题就来了,国人究竟是在追求更好的政治制度,还是追求权力与财富呢? 既然中国人搞政治改革,无非是想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但是多少人真正想过这么多人口的国家去学美国,会占据多少资源和空间? 13亿人的市场化,西方就已经骂中国威胁饭碗了,而13亿人口的富足,人家会怎么看你呢?这些问题不是什么民主自由能解决的。  

 

话题往回走一点, 既然中国确定了美国为标杆作为学习对象,那么中美在物质基础和国力上的差距,又有何可比性呢? 首先看看美国当年是怎么解决农业问题的,翻开历史一眼即知:对内工业化,城市化,奴隶制,对外,战争,掠夺,殖民,以这个积累的财富完成工业化。解决农民问题,进而以这个优势基础进行自由贸易,完成了从强盗向绅士的转化。 那么中国和其它发展中国家,今天还有这个环境基础吗? 为什么我一直强调西方政治体系对于创造价值这一块比较空白的原因 -- 他当年解决这个问题一开始是靠抢的,你能指望一群强盗告诉你怎么创造价值吗?当一个政治体系的原始财富积累,是抢来的,自然不会有创造价值这一块。 而当他完成原始积累,进行自由贸易的时候,已经确立了优势地位,也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什么都是他说了算。而发展中国家为什么搞不起来,就是这个原因,以前西方发展的时候,物质基础薄弱可以去抢,去殖民,现在中国去抢谁?所以我总说1840年对中国的思想界而言,不过是趋炎附势而已,英法强大家就说学英法、日本强大家就认日本当大哥、老毛子强了大家就说搞社会主义、老毛子垮了英国衰落了,大家说我们学美国民主,如是循环。除了老毛以外没有任何创新的元素。

 

而对民间的社会大众而言,新兴的政治势力要改变旧有格局,任何的政治运动都需要一个口号。在秦末,这个口号是“张楚兴,陈涉王”;在东汉,这个口号是“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在宋代,是“均贫富”;在清末,是“驱除靼虏还我中华共和民主”;在民国末,是“共产主义救中国”。在现在,就是“自由民主”。有趣的是任何成功的政治口号都是切合时代和社会实际的,所以在农业时代,“均贫富”、“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杀富济贫”这些口号合适,现在用这些口号就不合适了。实际上中国在上个世纪初,其实也嚷过民主自由这个口号(德先生赛先生么),但是后来毛子革命,发展起来了,一看人家强大了,马上转过风就高喊社会主义万岁。换言之,民主自由这些玩意,百年前中国就喊过,后来见风转了舵;如今毛子垮了,社会主义万睡了,马上又转过风把它拣了回来。其实这些活生生的事例在前,民主是因还是果,应该已经很清楚了。

 

因此说,现在社会乃至的种种喧嚣,与民主自由没什么必然的关系,而是社会结构发生了变化,社会群体面临从新洗牌,于是利用民主自由为幌子,跟政府谈条件施加压力,以取得更多的利益。促使他们进行“民主”的,不是对新社会的向往,而是对现实的不满和对利益的追求。从这点来说, 意识形态从来就不是政治变革的基础,物质基础才是。

 

有些人也许会认为我这么说是想为中国学习西方民主加一个好看的面子。 个人觉得这绝对不是面子的问题,而是里子的问题。既然要民主,就不能学希特勒,搞一个世界,一个模式,一种民主。西方民主发展到今天当然有值得借鉴的地方,但是,对于如何处理农业社会和创造物质基础这一块,它已经OUT了,这其实才是个虚无的面子。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西方民主搬过来就成了对工农的独裁。这不是中国适应民主,还是民主适应中国,而是中国应该创造民主,扩展其内容,充实其内涵,互相补充。今天的发展中国家,最需要的其实就是这玩意,他们已经不可能学西方国家当年那样搞殖民或者发动战争去积累物质基础,必须要找到一条新的道路。直接点说,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模式,无法解决发展中国家大量农村人口的问题,更无法创造价值,而这却是发展中国家迫切需要的。一旦中国的政治改革成功,就会成为西方民主国家最大的敌人,所以,中国民主不民主,人家并不关心,他们关心的是你最好半死不活的就这么拖着,不去抢蛋糕。

 

个人其实以为,政治思想不应该局限于东方西方,每个国家都有根据自身特点选择各自发展道路的自由,民主应该多样化。现在的切实问题是,如果中国找出了一个新的民主模式的确能达到百姓要的目的,那么西方会不会那会不会排斥这个"中国式民主"? 或者干脆说这个不是民主? 或者不是我们模式的都不是民主? 伊朗也许是个好例子.

 

另外,个人以为很多人的潜意识里 西方式民主=民主其实是先进的人有话语权。这样是很有问题的。 话说盛唐的时候,中国与西方相比,那就先进得多,现代得多,那么当时西方人的现代化,是不是就是中国化呢? 问题更在于,如果不创造出“东方式民主”,只靠西方民主没用。对发展中国家而言,西方民主存在两个不可克服的盲点:农业人口、薄弱的物质基础。 西方模式根本就没这两个课题,他们早在工业化的时候就解决了农业人口问题,然后通过战争,殖民,贸易积累起了原始财富。但是对发展中国家而言,农业人口必然会存在相当长的时期,而发展中国家现在也不可能去发动战争去殖民,贸易上也没有话语权。 没有东方民主,就没有中国的民主。 毕竟理论再好,也得执行得下去,西方建立在中产为社会主体,高物质基础上的政治体系,搬到中国来就变成了少数人(中产)对多数人(工农)的独裁。我们甚至可以说,西方民主发展模式到今天其实已经OUT了,因为不可能再去掠夺去战争,发展中国家的农业人口也不可能人间蒸发。 所以东方思想体系在解决这个问题上更有发言权,毕竟解决这两个盲点,也就等于掌控了未来民主发展的方向。 所以这里可以说句对某些人大逆不道的话,中国应该去接过民主自由的旗杆。现在听起来似乎很可笑,以后走着看就知道了,历史自有历史的选择,脱离了土壤照搬西方,一个世纪前就已经试过,此路不通。

 

当然,对于中国现在社会的种种现象, 一些民主理想派比较悲观, 觉得看不到中国民主的苗头。 我个人认为只是角度和眼光的不同罢了。 从表面看,现在社会不满增加,好象是崩溃的开始,于是他觉得迷茫。但实际上这是因为整个国家的社会结构发生了变化,新兴的政治势力必然要对现有的政治格局进行冲击,以进行调整。 换言之,这是在撒娇。中国未来的政治无论怎么变,有两点最为关键:首先是执政党必须兼顾协调工农和中产两方面的利益;其次是保证稳定,以产生更多的中产。那么为什么历史会选择土鳖,这样就很清晰了:土鳖就是个四不像,号称工人阶级先锋队,实际却依靠农民起家,当48年老蒋出卖中产后,又拉拢中产。任何一个政党都可以为了拉拢某某阶层而进行战术性调整,但是大的战略性调整不可能。土鳖之所以能协调利益,就是因为它这种四不像的性质和中国人的实用主义。未来的重点就在于,土鳖是否能跟以前那样,再一次四不像,完成向中产政党转化的进程,这一点我倒是持乐观态度,这爷们华丽转身多少回了,小意思。只要完成这个转折,工农再怎么撒娇,也没用,到时候土鳖跟中产的结合,话语权扣得死死的,而得到了利益的中产,也会华丽转身,夸奖土鳖有进步。从个人感情而言,我是很反感的,一群伪君子。不过对这个社会和国家而言,只要照顾下工农利益,这样的模式相对更稳定,现实角度我是支持这种做法。 至于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形成思想体系,我觉得原因有以下几种: 任何思想体系都不是从天而降,而是有实际的社会背景基础,从基础来说,中国还正在一个转折期,正是思想上最为混乱的时期;其次,中产阶层还刚刚完成从农民到市民的转变,在这个思想基础上的观念还非常淡薄;再次,工农被剥夺了话语权,别忘了他们那来那么多空上网,只能被代表;最后,这个思想体系非常复杂,可以说是前所未有,从目前的发展看,未来相当长的时间内,会出现工农比例与中产比例大致相当的这种情况,这种情况是以前没有过的。既不是农民当家做主,也不是中产执政,而是农民与中产实力接近,互相博弈的局面,这在西方模式里是不可想象的。而我对中国的知识群体,尤其社会人文类的知识分子的失望,也是源自于此。原本是希望他们开创未来,谁知道人家说全盘西化。后来又想了想,人不可能超越时代而存在,或许是中国的中产阶层还不够壮大,导致了思想体系建立的落后吧。毕竟现在是个社会转型期,越是这个时候,越是思想混乱,自古如此。 所以我说中国民主最大的外患,其实是西方”民主国家“;而最大的内患,则是”民主JY“。 当然,我这个说法也过于偏颇,毕竟中国现在的中产力量还是不够强,转型时间也短,看以后如何吧,政治理念毕竟也要建立在政治基础上。

 

还有就是,现在西方国家也不能去抢了,但是他们国内的人也被宠惯了,好在家底厚,以后就不好说了。要解决这个问题,自然就得另外想办法,那就是卖概念,卖价值观-- 最典型的就是低碳概念。譬如欧洲甚至已经为这些玩意指定了价格就等商业化了,你要是跟着套,光卖这个东西,他们又能吃几代人,好在哥本哈根中美两个流氓眉来眼去把事情给搅黄了...政治价值观同样如此。为什么他们会标榜民主只有一种,就是为了这个中心服务,你加入这个体系,服从这个体系,尊崇一种标准,那么这些影响势必从政治领域涉及到经济和文化领域,以及话语权,自然得强调唯一性,人家方便控制你。中国的政治变革道路,一旦套上这么个标准,等于给人家送钱,当中国没了钱,再“民主”,又能“民主”到那里去?

 

从社会的根本来说,任何发展需要原始积累,这个积累从那里来,一是做内功,一是对外抢,反正不会从天上掉下来。 起码我注意到的是:英美法德日西班牙葡萄牙等西方大国的原始积累阶段,都是靠的抢.当抢来的原始物质完成了基础后,就做内功了. 现在不过是换了种方式,因为武力掠夺他们不行了,卖概念才最适合,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低碳概念,这比抢还狠.这种抢钱的民主,不要也罢. 想要也要不起, 所以中国要的是不抢钱的民主。 因为现在已经没有了当初西方国家崛起时的外部条件。 这也就注定了中国得走不同的路. 那么为什么明知道这样,西方国家,以及他们在中国的追随者们,一直鼓吹着"只有一种,而且只能有一种民主",我觉得所有的人都应该想想为什么。

 

一个国家,一种思想,一个领袖 VS 一个世界,一种思想,一种民主. 如是而已.

 

如果西式民主真的可以使中国富强繁荣, 那么请原谅我阴暗一下:西方国家会SB得自已为自已制造一个竞争对手吗? 中国那些高喊民主的人倒也不傻, 我相信他们其实也明白这一点,无非是以为自已控制局面后走自已的路.但是他们高估了自已的力量,一旦他们的道路违背了"一种民主"的原则,仍然会被其西方导师指责为独裁者,而那时候彻底失去话语权的中国,根本无力反驳. 中国必须,也能够,有资格,开创出一条不同于西方体系的民主观念.

 

老外现在最怕的就是这个,万一让中国走出一条不同于西方的民主之路,失去了军事优势的他们还怎么兜售概念. 所以他们以及其在中国的代言人,才会辱骂中国的国民,贬低国民的素质,打击中国的信心,无非是想让国人相信: 世界只有一种民主,中国没资格谈民主,只能学人家.

 

现在的西式民主体系,不过是摄取利益的工具,形成一个唯一的政治标准,后续的经济思想文化必然也会遵循这个标准,从而在军事力量落伍以后,继续以前的那种生活谋求利益。正因为如此,他们和在中国的代言人,才会不遗余力的鼓吹一个民主,一个思想,指责中国人素质低下,打击国人的自信。通过这种手段,阻止国人追求适合自已的民主方式和道路,保住自已的唯一正确性。简单的说,中国人非但民主素质不低,也不愚昧,不仅要追求民主,还要为民主扩充新的内容,把握话语权。而这是西方人绝对不会容忍的。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必须得清醒,因为道路不同那帮斗士不会放过中国的,除非中国以他们的方式发展。 但那不可能么?

 

西方的原始资本积累是抢的,延续下来的特点就是对内民主,对外独裁,因为他去外面抢,家里的人自然轻松了;现在这个世纪不能再去抢了,土鳖要完成原始积累,那只有在内部做文章,这是由时代背景和国力决定的,以前大老美刚开始起步,他也没本事去外面抢,不也是屠杀印第安人获取土地和资源么,等身子壮了再去外面干的。 所以我说民主本身就是个假概念,实际上人民从来就没有做主,也不可能做主。我们追求的是对权力的约束,政治的清明。 而民主只是个手段。 那么我们也要自问,它是唯一的手段吗?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统治工具,名字叫什么,其实并不重要。 因此现在谈什么都不要紧,关键的有几点,首先是权力的牵制,然后是利益集团的协调(这一点西方模式是个空白,我们这里有大量的农民,他这块是短板)。 以后这玩艺叫不叫民主都没关系。

 

看着吧,如今是缺钱少文化,没准以后中国人也能当民主领袖的,天赋人权么,谁也不比谁差那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