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个小文,为什么民主共和党在历史上立场180转变(原作在知乎)

Oskarlre    07/11     8298    
4.0/1 

对美国历史有所了解的会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当年歧视黑人,拥护奴隶制,并在南方打内战的主力是民主党,但是这些帽子却在今天被共和党全盘接受。而且两党的拥护者也在内战到今天完全掉了个个。民主党到成了“少数民族之友”,而共和党却成为了拥护南方历史,支持邦联的铁杆。。。 很多人不理解这个政策的出现原因。 所以转一个小文章来科普一下,大家好有所了解。 


这个转变的根本原因是南部民主党 Dixiecrats 的转换门庭(从民主党到共和党).  

要说清楚这次重组,还要从 1930 年代的罗斯福新政开始。 

罗斯福新政是美国政治史上的一次重要重组。在这次重组中,属于民主党的罗斯福把工会和相应的低收入人群,包括北方的黑人,都拉入了民主党的阵营。但同时罗斯福为了拉拢上述集团,必然对对己方阵营中的南方保守派(仍然对邦联同情,认为种族应该隔离等)并不尊重。于是,随着罗斯福一步步的推进新政措施,南方的保守派民主党人坐不住了,在 1937 年,他们和共和党中的保守派一道,发表了“保守派宣言(Conservative Manifesto)”,在国会里形成了一个非正式的保守派同盟,在国内事务中阻击自由派。 

到了 1948 年大选,杜鲁门为了争取北方黑人的支持,直接宣布解除军队里的种族隔离。而支持种族隔离的南方民主党人则以牙还牙的推出自己的候选人斯特罗姆·瑟蒙德(Strom Thurmond),代表所谓的州权民主党(States' Rights Democratic Party)参加大选。最后瑟蒙德虽如愿拿下南方数州,杜鲁门还是靠赢下其它重要的州成功连任。这之后,瑟蒙德改换阵营,加入了共和党(共和党竟然收了。。。),而州权民主党的支持者大部分却依然回到民主党中,并形成了一个自己的派系,被称作迪克西党人(Dixiecrats)。就这样,民主党内部,在意识理念上,开始呈现出两极化的态势。一方是北方的自由派,一方是南方的保守派。 

而 50 年代民权运动的兴起,让这种两极化的趋势愈演愈烈。这时候,尴尬的却不止是民主党,也包括共和党。自打罗斯福后,共和党一直是相对保守的一派(经济自由派),反对大政府对经济的干涉,支持冷战。但是,共和党的核心,东部的政治精英,也接受不少自由派的社会主张,同样支持黑人的合法权利。这就让共和党无法和持种族主义的南方白人站到一起。可另一方面,共和党的保守原则让他们不愿意联邦政府主动的去消除种族隔离,这也让共和党开始失去黑人的支持。于是,在 1960 年输掉大选后,共和党有点被自己的历史包袱所累,无所适从。  

打破僵局的答案,来自西部。 

1964 年大选,民主党候选人约翰逊携肯尼迪遇刺产生的社会冲击余震呼啸而来。而共和党一边,老牌政治家,东部精英尼尔森·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本来呼声很高,但却在此时出轨,和老婆离婚另娶新人,将候选人机会拱手送给了党内没人看好的亚利桑那州参州员巴里·戈德华特(Barry Goldwater)。 

说起来,戈德华特和许多西部保守派对美国当时的困境,和民权运动的观点有点如出一辙,就是美国政府是一个巨大的殖民机器,为大资本压榨百姓。戈德华特和民权运动者一样,都认识到,在 50 年代,美国为了冷战而一力打造的全国军事工业复合体,慢慢在国内制造了一个令人窒息的社会环境,它垄断了经济与文化,强调服从与和谐,反对一切异见声音。对于戈德华特而言,这个殖民权机器的首脑,就是东部的大财团和代表他们利益的政治寡头,而美国西南部,就是他们的殖民对像。 

由于美国西部开发起步晚,从一开始,像农业这样的主导行业就已经高度机械化自动化,也对资本有着很高的需求。同时,西部的土地,大部分都掌握在联邦政府手中。所以,西部发展的两个重要资源,土地和金钱,是被东部控制的,它的工业发展机会和方向,也自然受制于东部。比如,在二战期间,加州一跃成为美国的军工大省,就是因为联邦政府在西南部大力投入的结果。到 1960 年,洛杉矶三分之一的工人在军工企业工作,圣地亚哥更是高达三分之二。可以说是联邦政府的钱造就了西部的崛起,但也让西部经济缺少自由发展的空间。 

联邦政府在西部的高投入,也带来了大量就业机会,于是,大量人口从中部和东部涌入。从 1920 年到 1960 年,加州的人口翻了四倍多,在总统大选中已经拥有 32 张人票,仅次于纽约州,并将在 10 年后成为美国第一大州。就这样,以加州为首的西部,在经济上被这个军事工业复合体全面控制,但在政治上却开始有了越来越大的发言权。于是,反抗的力量,也自然在这最水深火热的地方爆发。而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自由”作为口号。只是,戈德华特为“自由”赋与了全新的属于保守主义的政治涵义。 

戈德华特的父亲是犹太人,母亲是新教徒,家庭背景让他相信个人自由,没有种族偏见,也对宗教信仰表现出很大的宽容。他子承父业,是个成功的商人。从商经历让戈德华特相信,社会经济运转需要良性的市场竞争,这就要联邦政府给地方以更大的自由。于是,他坚决举起新古典主义的大旗,不让政府干涉经济的正常运行。国家不能以实现政治上正确为由,干涉个人的行为;个人也不应该要政府来保证过多福利,因为这就等于向政府交出了自己的政治自由。但是戈德华特并不是一味消减政府还作用。他在二战时当过空军飞行员,也深知军工企业对自己所在的西南各州经济的巨大影响。这让他坚决的站在反共阵营中,支持建立强大的国防工业。 

就这样,戈德华特把小政府和大国防的矛盾消解了:政府最重要的作用,就是保卫国土的安全,公民的自由。戈德华特反对罗斯福新政,国家对地方经济的主导,也反对拿反共为由大惊小怪的过激行为;他反对《民权法案》,认为法律无法改变人心,但也积极推进在军队里取消种族隔离。 

戈德华特的政治理念,实际是上代表冉冉升起的西部保守派对东部古老的共和党政治体系的一个宣言,那就是请放下自己高高在上的精英恣态,还给普通人应有的自由,让共和党不再是由少数东部精英控制的政党,重新成为一个平民政党。于是,虽然戈德华特自己都不看好大选,称这是一场“泰坦尼克之旅”,但在党代会上,共和党领袖们惊奇的发现,戈德华特获得了超乎寻常的草根支持,其中不乏大量的年轻人,比如“争取自由青年美国人(Young Americans For Freedom)”这样的大型学生团体。戈德华特所到之处,总有像希拉里·罗德姆这样支持他的“戈德华特女郎”接驾欢迎。(O注释,后来希拉里。罗德姆嫁了个老公叫威廉姆。克林顿,改名希拉里。克林顿。。。你能想象当年希大妈举着牌子欢迎共和党候选人么?历史是讽刺的) 

最后大选时,戈德华特如他所预言的,历史性的大败。但是,共和党却也历史性的赢下了南方五州:南方选民,居然开始叛逃了。 

这让人意识到,美国的南方,发生了前所有的变化。 

二. 南方 

这变化看似突然,其实是长期积累的结果。源头,还是要回到 1930 年代的罗斯福新政。 

为了重建经济,把美国从大萧条中给拉出来,罗斯福启动了一系列的由联邦政府主导的经济建设计划。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在南方。比如,在 1935 开始的电网建设,为南方郊区通了电。1933 年开始的田纳西河谷管理局(Tennessee Valley Authority),在南方进行经济开发,洪涝灾害控制等活动。这些政府主持的经济活动,让南方数百年的农耕经济终于开始向工业化迈出了重要一步。新的农业机械,农药和杀虫剂,让农业生产的效率大副度增加,也大大减少了农业人口的数量,于是,大量的农村人口开始进入城市。在 1920 年,南方超过半数的人在农村,到 1950 年,这个数字减了一半到 27%,到 1960 年已经减少至 11%。 

技术进步不仅让南方的经济得以快速发展,也改善了南方的居住条件。这要归功于空调的出现。有了空调,南方不再是北方人过冬的临时居所,而是可以长期定居的地方。随着空调的普及,大批北方人也随之南下,并开始在城市的四周建立像北方城市那样的郊区卫星城。由于南方有更廉价的土地和人工,这进一步加快了南方的商业发展。同时,随着黑人也出现北上外流的现象,南方人担心的人种比例问题已经开始弱化。这样一来,南方在经济结构,城市布局,人口构成上,就开始慢慢的接近北方。 

随着南下的北方人越来越多,也就为铁板一块的南方政治带来了第二种可能。 

在此之前,南方只有民主党一家独大。所以,任何地方选举,其实在民主党初选阶段就完成了。由于这些初选通常只允许注册党员参加,所以任何选择离开民主党的人,就等于放弃了在地方事务上的政治权利。而南方人一向珍视地方权力,强调地方事务的自治(当然,这种自治也包括对种族隔离政策的默许)。于是乎,就算对民主党不满,也很少有选民会放弃民主党。 

可是,新来的北方人,尤其是年轻的白领阶层,却为南方带来了自己的党派选择。这时候,对那些支持自由市场经济,反对政府干预的南方人来说,他们突然不再孤单。于是,在 1954 年,聚集了大量南下养老的北方人的弗罗里达州圣彼得堡市,选出了第一位共和党议员。 

在这种情况下,戈德华特的自由招唤就显得尤其诱人。因为,很大程度上,南方正在经历西部在几十年前工业化时走过的道路。戈德华特对个人自由,州权力的支持,正好也呼应了南方的传统。于是,共和党开启了南方战略(Southern Strategy)。共和党不再担心黑人获得投票权,恰恰相反,他们支持 1965 年《投票权法》的通过。虽然共和党知道随着自己走向保守,只能拿到不到两成的黑人投票,但是,他们估计,黑人注册投票的人越多,相应的,也会有更多的白人,出于内心中的无形种族偏见所带来的担心,而去注册。这些人不是种族主义者,但是,却不可避免的产生了这样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习惯性反应。 

果然,在《投票权法》通过后,美国南方,白人和黑人注册选民的数量双双增加。虽然黑人选民的数量增加很多,但是白人注册选民的绝对增加数量却在大部分州中超过了黑人,所以,在总选民人数上,白人选民数量依然占绝对优势。 

传统的白人种族主义者也自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在 1968 年大选中,阿拉巴马州州长乔治·华莱士(George Wallace)决定效仿 1948 年的瑟蒙德,以美国独立党(American Independent party)候选人的身份参选,以白人至上主义的路线,来吸引白人选民。面对保守派选民可能被华莱士分流的局面,共和党候选人尼克松选择了一种更高调的恣态。他没有刻意的和华莱士比拼种族主义观念,反而避开任何明的种族主义,摆出高调姿态,唤起他所说的“沉默的大多数(silent majority)”。尼克松对选民们说,美国的未来,不在那些不能体谅民心的民主党精英,而是大多数默默工作,认真交税,不参加闹事,支持政府的守法公民。共和党,就用这样一种隐性的暗示,来和普通白人内心中隐隐的种族偏见相呼应。同时,尼克松后退一步,虽然放过了《民权法案》和《投票权法》,他却不愿意支持更加主动的消除潜在的种族隔离的法案。而在 1968 年,随着数起种族暴乱活动相继发生,白人开始认为,政府花大钱搞的社会福利,是在救助不值得救助的人。他们自然的把自己和尼克松所说的沉默的大多数联系起来。 

最终,尼克松虽然没拿到最南部的几个州,却拿到了除德克萨斯州以外的南部和中西部各州。于是,南方易手。从 50 年代冷战的窒息气氛中迸发出的一左一右两股力量,最终是保守派率先成功问鼎白宫。 

与以往几次政党重组不同的是,由于民主党体系在南方上百年的独家经营,根深蒂固,所以,虽然白人选民在大选中开始转投共和党,地方选举中还是投民主党的票,尤其是迪克西党。不过,随着共和党成功向保守派转变的开启,它在南方开始扎根,并吸引新一代的民主党政治家转换门庭。于是,像特伦特·洛特(Trent Lott),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这样的共和党南方新星开始在 70 年代绽露头角。 

最终,让共和党在南方升起决定性力量,是受过一定教育的白人中产阶级在南方出现。在 1950 年代,在南方只有 15% 的高收入白人投共和党,到 1990 年代,这一数字升至 70%,同时,低收入人群则只是从 18% 升至 40% 

推动共和党在南方兴起的,实际是种族主义的反应加上雅皮士的产物。只要共和党的种族主义不过于直白,他们就可以赢取郊区的白人中产阶级,同时,受过大学教育的南方年轻人,他们在社会观念上虽然日趋开放,但是在经济问题上依然保守,也不断加入到共和党中来。 

这种变化也可以从投票的区域模式变化上看出来。以前的南方,黑人比例越高的地区,投民主党票的白人越多。这是一种典型的种族主义式的恐惧心理。而现在虽然两党改换门庭,南方依然是黑人比例越高的地区,投民主党票的白人越多,反之,白人投共和党票多的地区,反而是白人比例高的地区。这是一种更接近北方的隐性种族偏见的反映,白人开始自我隔离于郊区的白人社区里,让黑人更多的聚居在城市中,结果形成了城市和郊区迥异的投票模式。 

同时,民主党的自由派也开始在内部整肃门户。众议院民主党开始修正程序,引入了民主机制,利用人数优势削弱南方保守派的力量。迪克西党人在民主党自由派的压力和共和党的吸引下,不甘心日复一日的只能作反派,终于开始从民主党阵营中退出。1970 年,在众议院里有 65 名迪克西党人,到 1990 年,这个数字跌落到了 12 名。于是,这次政党重组,终于在几十年里缓慢的完成。而美国党派的地域联盟,终于也取得了在政治理念上的相当契合。 

在这一过程中升起的,是以金里奇为首的南方政治家,他们不论是在经济,文化,还是社会问题上,都比上一代共和党人更加保守,与民主党更缺乏共同语言。这让金里奇等政坛新锐刻意选择了一种战斗的姿态,用不妥协的态度攻击民主党统治的国会,一力推行自己的政治理念。这种进攻性让民主党在形像上屡屡受措,也让共和党在胜利的势头下进一步全面右转。1960 年,共和党的新选中议员中,温和派占了近八成,到 1994 年共和党大胜,新选中的议员中,保守派超过九成,而且在东部,共和党温和派已经基本消失。同时,民主党在把保守派慢慢清除出去后,理念也开始更加偏左。 

终于,在 1994 年,共和党拿回了阔别半个世纪的众议院,金里奇昂首成为国会发言人,要大干一场,美国国会也就进入了火药味十足的两党对抗时代。


O结语:其实 Dixiecrats 某种意义上就是茶党的前身, 无论符号是民主,共和,还是Tea party,其基本点和分布基本没变化。而且在那个Party就会让那个party 像种族保守主义倾斜也是很有意思的。 所以说共和党支持者去掏民主党黑历史这个问题其实没法深究,因为,Dem 也可以反过来说,当年Dem 的确 endorse Slavery ,而其中主力的 Dixiecrats 是绝对主力。 在Dem 改革后,这些人已经被驱离了 Dem. 谁接收了他们? 他们现在在那个party里以什么名义在搞事? 然后GOP 就大傻瓜了。  

说白了我一直不明白GOP在想什么。 大选这东西主要是要搞中间选民,靠极右和Dixiecrats的那群人的确能大胜深红州,问题是赢不了啊。。。。 

反正深红也不会投蓝,估计那么多干吗,当然可以说党内初选,问题是,党内初选必须要赢所有深红州么? 


当然,具体解决要看共和党的智慧了。